高三长弧随缘
 
 

【卡私设】师兄是药材贩子 三

随便给个新设定

无论曾经在一起度过了多么漫长和依依不舍的时光,在甘道夫导师的眼里,徒弟们还是一眨眼就长大了。

每一个混血巫师的生命漫长又漫长,然而他们生性冷僻,除了幼年与父母长辈相处时那一点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温情软和外,他们总是独来独往,不与外族甚至是曾经无比亲近的童年玩伴交往,因混血而拥有的魔力天赋,早已成了刻写在血脉中的孤独。

……但这包括但不限于甘道夫导师的两个即将成年的徒弟。

直到梅拉罗德老师故去一百六十多年后,甘道夫才真正了解到他的恩师当年送两个徒弟远游历练时,那掺杂着不舍,忧虑,紧张,以及解放的复杂心情。

所有巫师们在成年礼将近时都要离开家人游历大陆,大多数巫师都会选择自己...

09 Aug 2018

误机

        他天生就是一个福薄的人。

        他原来是江南乡里扬州知县的小儿子,他那文绉绉的老爹不知道是因缘际会踩了那个贵人的门槛,在他三岁那年高升举家迁往了京城从此做了天子近臣。他父亲一世清高却笃信鬼神,不晓得前世是开罪了哪路神仙罚得他这一世子嗣单薄, 包括他长姊在内前后有过五个姐
姐,可是除了他那巾帼英雄似的长姊,竟没一个能活得过他天煞孤星似的老爹。知县不惑时请了一云游道人来做法事,道人鹤发童频仙风道骨自称是承了铁拐李衣钵的曾徒孙,铁拐李什...

09 Aug 2018

水家文:妈的渣攻!!换人!换人!谁都别拦着我我要neng死邵x宋x鱼x那****的!千大换人!!让受快点跟配角双宿双飞吧气死那混账东西!

淮家文:

前期:孩他妈你快带孩子回娘家
后期:凤四!蒋衾!你们不能走啊你走了谁来拯救沙雕攻的少女病/中二病/人格分裂症啊?!
现在:江队,严峫他不大,真的不大

06 Aug 2018

大家好我终于放假了……
从明天起开始在写作业的间隙补写药贩
对不住对不住我忘记把手稿本子带回来了

@伏光 谢谢这位同志

30 Jul 2018

我们一起学淮家攻叫:

吵架和好前:是不是还嫌老公没把你干得下不来床了?穿成这样就敢跑出去,嗯?给谁看呢?我就应该把你关在家里,谁也不让见,让你永远都见的是我,想的是我,拥抱的是我,爱的是我,恨的是我。

吵架和好后:呜呜呜呜呜呜汪汪汪汪汪汪老婆!你在吗?老婆,你还好吗?老婆,你看我帅吗?是不是隔壁家小白脸跟我根本没得比?老婆,老婆,你吃了吗?吃了就别跟一群找不到对象没性福的糙爷们出去玩乖乖躺下来让老公……哎哟!干嘛揍我你看上刚那送快递的了是不是!

30 Jul 2018

归零:

走过路过给王杰希一票真爱!


让他走的更远一点!

 
11 Jul 2018

【舟渡】从今往后

盲狙全国一

师兄:

     见字如面。

     现在是20xx年的6月7日。星期四,凌晨四点半,天光未明,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早上起的雾很浓,也许没有,只是掩住了还未苏醒的城市的灰霾而显得很多。就像在缈缈的天光下,那些被重重旧烬掩盖的,浮而欲出的真相。

     尽管这真相不会有多好看。

     以上这些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还是少抽点烟为城市净霾作贡献吧。再则,我虽然不大介意师兄你以何种色相来拨动我心弦,...

07 Jun 2018

凤凰一振袍袖,翩飞若惊鸿的衣袂中是猎猎长风,一双澄澈无一丝机质的眼睛冷凝凝地盯着满脸惊愕怒容的降三世明王,那样冷淡的目光中好像藏了把含而不露的刀,勾得降三世心头怒气更甚,迎着凤凰几乎凝成实质的冷意,提刀厉声喝道:“凤凰!你必须和我回天道,否则……”


降三世的话音戛然而止,下一秒青色的长刀挟着三昧真火汹汹而至,锋利的刀尖堪堪扫到了降三世的脚边,杀气陡然退散,纯青琉璃心也撤回了主人身边。


漠不关心地扫了眼退开两丈外的降三世,凤凰收回了长刀,萦绕在他身边的淡金色经文符印也慢慢地消散在宽大的衣摆中。他有些漠然,冷淡又嫌恶地看了眼自己手心隐去的金色佛印,手腕翻转,缠绕...

29 Apr 2018

【卡私设】师兄是药材贩子 二

不完全是HP的设定,有一部分私设,比如说混血,后文会提到

对没错就是养成哈哈哈

师兄的身世比较复杂。

上篇:导师和奥利弗与魔杖


魔杖与蔓越莓果酱


对于四岁的防风来说,和死亡讲道理很难,对你爱的人说放手也很难。


对于已经六百三十一岁的甘道夫导师来说,和你三岁的小徒弟讲道理很难,面对宿敌疯狂的落井下石还要为大徒弟付账,更难。


因为他的储物袋子被三头犬迪迪(“这是什么见鬼的名字!”甘道夫愤怒的抢回了自己长的垂地的白胡子。)咬破了,堆成小山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和一些金灿灿的加隆在昏暗,逼仄的店里哗啦啦掉了一地乱哄哄堆在一起,引来其他人...

31 Mar 2018

【账号卡私设】师兄是药材贩子 一

设定大部分走HP,人物性格有私设

药贩的2与本文并没有什么联系

我们走新设定

0.5版的信文亲爱的师弟

防风可以对着人类那狗屁不通的光明神起誓,他一开始真的没有对王不留行抱有什么想法,哪怕这个只会啼哭和蹬腿的小崽子一出现就夺走了导师的一半关爱,哪怕自己从那天起就被迫承担了照顾这个小混血的职责,他都可以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像一些年幼的巫师小孩间用低等火焰咒互相追逐打闹一样对待留行,至于什么不小心把奶瓶掉在地上啦,睡觉的时候把师弟踹下床啦,什么把师弟变成鸟儿拴在窗台上啦……防风通通都没有干过!

 

毕竟防风也是个离一百五十岁成年只差一百四十二年的够格巫师了——导师如是说。

 ...

31 Mar 2018
1 2 3 4 5 6 7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