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索王/喻王】你可以带贝壳给我吗? 2

亲爱的索克萨尔先生:


见信如晤。


请原谅,索克先生。这么晚才给你回信的缘由是艾格尔和我都在一次外出活动中受了伤,信是让麋鹿送来的,它大概在水塘边磨蹭了一会才动身。


这里说到受伤的事_——艾格尔又撞到树上了,起因是它看到地上有个发光的指环但是仔细一看原来是发光的蝻钩。(真讨厌,怎么会有这种魔法师也没有见过的奇怪生物!)于是它看傻了眼,不幸撞歪了脖子,而我为了安慰它只好抠一颗魔杖上的宝石给它——心如刀绞。


我听说古老的东方有一句俗话叫物极必反慧极必伤。(是这样吗?)我可怜的艾格尔它有一个这么强大的主人,我也就只好原谅它偶尔的犯蠢而不把它炖一锅了。


言归正传,索克先生,...

 

我,无限喜欢王杰希,谁要说他不好,我就给他来一下,然后写进小黄文里

 

【方王】你不睡吗? 中

终于更了


方士谦从某个光怪陆离的梦里困顿异常地醒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在光着脚踩地上套族长长袍了。


王杰希是个生得极好看的精灵混血,多年来的战争将他少年时眼带桃花的漂亮长相磨砺成了一种端庄周正的俊美,不笑的时候唇轻轻的抿着,眉心习惯性的皱出一条纹路,几乎是有些不怒自威的。


许是刚起不久,王杰希的眼角还泛着细微的红,莫名的有些旖丽,莫名的……让方士谦想起那未完成的梦来。


他梦见自己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比他小个六七岁的王杰希因为精灵一族对于混血种无礼的诅咒而被生父母抛弃的事十分不乐意别人提起这件事,一提就十有八九要眼睛泛红,方士谦倒是愿意让着他,可他少年心性,心底也没个遮拦...

 

【索王/喻王】你能带贝壳给我吗?

亲爱的索克萨尔先生:


     见信如晤。


     可惜我还是没有改掉一目十行的毛病,这可以帮我快速的从古书中找出正确而且有用的咒语(而不是如何让自己的衣带飘得好看这种无聊顶透的无用功)。但这给我的正常阅读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困扰,比如说现在,我不得不恭维一句你的语言真是漂亮极了,可惜的是你们精灵总喜欢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唧唧歪歪的毛病让我不得不花费十倍于阅读咒语的时间来读你的信。等我终于找到你的重点的时候放在窗边上的茶杯已经凉透了,这可真不好。...


 

一段情话

情话篇 Day 2


     我坐在秋天的窗边上,阳光挤开穿堂的风垂下来,白桦树的半黄叶子不小心掉在我的书桌上,风一扫,便和我的羽毛笔一起,发出轻轻的沙沙响声。湖蓝色的桌布上是卡其色的花纹,已经旧得要看不出分别了。可惜我单方面向沙莉阿姨要求过要换,被她以“做少爷的要懂得珍惜老爷和夫人留下家产”这样无趣的理由驳回了。


     我想,如果她愿意少操一点心的话,应该也能过得像城里的贵妇人一样好,即使她的品格要比那些妇人高尚得多。...


 

给老骆的信

骆老头儿:


    见信如唔。


    你能不能下次睡觉的时候把卧室门锁上?你们家骆一锅已经要成精它居然能拧开门把手你知道吗?每天早上压着我喘不来气的有你一个不就够了。


行了,下面说正事。


你大概会在张家和范思远的事情完结之后的两个月内收到这封信,如果你能抓住范思远(当然我没有质疑你能力的意思)的话,麻烦提监还是审讯的时候帮我带一句话给他——费程宇的人生已经了结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还可以配上你抓骆一锅去洗澡的时候的狞笑,效果应该会更好。


师兄,嗅...

 

【all王全员聊天体】荣耀合租宿舍 3

荣耀合租宿舍


伪喻王小剧场


喻文州同学今天强行拉着他亲爱的并且还总在怀疑他是一条鱼的室友王杰希去食堂吃中餐的时候,感慨了一句想吃老家煨汤铺的炖猪蹄了。


然后王杰希他,就把自己的名片改成了,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炖猪蹄,补身,又通乳。


今天的喻总也是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并且暗示只要是杰希喂给我的生吞王不留行我都可以哦。


阿拉霍洞开:我听说浓硫酸是甜的?


喻文州, 卒。


3201搞事情群


黄少天:嗨呀同志们我回来啦哎呀我的妈呀中文系那个讲座真是不一般的长原定两个小时的讲座竟然能被扯到三个半小时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导师的份上我就翘了好吗...

 

楚云端,周更,无所畏惧

其实是因为手机被收然后高二了没啥空,见谅

合租宿舍有好玩的梗可以提供吗?不然很可能就写成all王了

姓楚的这位朋友果然本质是个话唠

 

亲爱的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见信如唔。

战事正酣本不该寄些闲话来扰你心曲,军伍中人最忌惮于身后事有所牵挂,可我却实在是忧心这次通讯断了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或是通晓你的消息又是什么时候,所以也只好犯这一会诨,叫我无处安放的心有个着落。

我最开始见到你是在微草的本营,那个时候林前辈还没有走,我也还没有成为你的同伴。那个时候你不是很喜欢我吧?因为我是要顶替林前辈的人,但是你说你是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才同意和我签订契约。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你是我见过最好的战灵,哦,当然,在这之前我没见过别的战灵。

但是说真的,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梦,就是我在那一天,推开了微草的那扇门,看到你坐在窗...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