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岁岁常安||秦时」秦时新招

「岁岁常安||秦时」

   “近水人家多在桃花杏里,春天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
                            ——秦时新招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提着箱子,推开了院子门,三四月里桃杏开的正是好,一向清幽的小院也难得惹了一处绯光。

   他看见浅粉色的花瓣缓慢飘落,沉淀在了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春花三月天里。粉红云霞漫天纷扬,青年倚着树,眉目清朗面如冠玉。秦淮从桃花树下走来,一如当初少年骄傲矜持如孔雀,踏着碎玉琼花,走过桃杏纷飞,走过岁月荒芜,走过金戈喑哑,走过漫天云霞,朗朗而笑,惊才绝艳。
   秦淮说,欢迎回家。


穿一身白衣 ,
靠着一排紫罗兰,
我看见你半倚半躺;
那时月光 ,
照在那些仰着脸庞的玫瑰花上, 
也照着你仰起的脸。

   月季丛旁倚着读诗的青年。

   你看到他温顺寂寞的眉眼。

   阳光穿过深深浅浅的云层无非厚此薄彼的洒落在英格兰长阴的土地上,盛夏的季节里天气依旧是温柔而舒适。知更鸟含糊的清鸣,颇有韵律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青年骨节分明的手中握着一把伞,清浅的笑容衬得干净年轻的面容更显清俊。

   “你——”正是放晴的日子,你刚要好奇他手里的伞,他却见了你一阵欣喜,两步做一步跑来,小心翼翼的轻轻握了握你另一只手,含蓄的笑容里分明带着点欢欣雀跃的味道。

   “我怕下雨,便提前来找你了。”

    月季丛旁立着那如画的青年。

    他声音朗朗温存墨玉,从此无法忘却他的笑颜。
                                ——秦淮
                             《月季姑娘》

   “因为是心甘情愿的沉溺,即使是死亡也无需被拯救。”

   其实死亡比想象的来得简单得多。

   年老的森林在冰冷的炮火之下早就残破不堪,苍白高大的树木睁着爬满了凋零的藤苔的枯黄的眼,正在被炮火吞噬的坚硬身体不知为何透着诡异的美感,哀伤静谧的空气撕开了一个口子,放进了硝烟弥漫的恶魔。

   “这是赶走恶魔的代价。”
                                ——秦淮
                       《亲爱的安娜贝尔》
  
   猴子果然还是猴子。

   他拥着怀中妖冶妩媚的美人,美人动着那点隐秘旖旎的小心思,长信宫灯长明不灭,红霓帐里歌舞升平。

   “你为何……为何!”

   沉默的帝王低垂着眼,看那身披金甲脚踩祥云闯了天堑的猴儿劈开一条血路,看那灿金色的眼睛穿过万丈红绫,看那滔天的怒气将纸醉金迷的空气撕裂,看那长枪穿过猴儿受过伤的胸膛。

   夜如何其?夜未央。
                               ——秦淮
                                《成佛》

  秦时,欢迎回家。

——秦时家规——
▲秦时主语C圈,挂签图名【岁岁安】三选一,不定期检查。
▲前十扛家镇宅。
▲不闹事不怕事,大事一起扛,小事自己麻溜的解决。
▲尊长爱幼,禁止吵架,有矛盾小窗解决,严禁撕逼。
▲不禁cp及各种关系,但家中一律以兄弟姐妹相称,秀恩爱适度;解关等私下协调,不准在家里甩脸子闹事;分手则留一退一,以免尴尬。
▲严禁发低俗恐怖内容图片,否则道歉写检讨。
▲无意义刷屏禁言警告。
▲出勤率过低自领飞机票,长弧请假,截图发群文件。
▲背叛兄弟者逐出。
▲禁止无故退家,退家讲明理由。
▲不准作死,不准欺负长兄。秦淮最帅。
▲若非特殊原因,退家的都不必再回来了。
(感谢四哥提供的家规模板)

审核。535195614

 
评论
热度(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