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一段随笔

   “壬午年五月廿七,某于秦岭阴初见子玖君。一见倾心,三生难忘。顾笔。”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进珠帘总不如。
  
   正值人间四月,江南芳菲已经要尽了,桃杏里的人家在渐入四合的绯光里影影绰绰,小城镇依山傍水,灰瓦白墙早改了先前撒豆似的错乱,绕着碧色铺就的一条河带鳞次栉比了一路暮春光,衬着山川四野,衬着还未被战火侵扰的桃花源。

   雨季倒也识趣得很,知道初夏未到,便不来讨人厌,于是叫太阳从缠绵又濛濛的天色中露了脸,连缀着傍水的桃花杏里未尽的绯色,补出了一片残破但依旧可爱的叆叇烟霞。

   在这个时候,即便是再稀松不过的人,顺着新铺的青石板路走不过半里路,都能够找到水边,进了水,便不愁从这小巷中走出。

   可我是真没想到会有这么笨的人。

 
评论
热度(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