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亲爱的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见信如唔。

战事正酣本不该寄些闲话来扰你心曲,军伍中人最忌惮于身后事有所牵挂,可我却实在是忧心这次通讯断了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或是通晓你的消息又是什么时候,所以也只好犯这一会诨,叫我无处安放的心有个着落。

我最开始见到你是在微草的本营,那个时候林前辈还没有走,我也还没有成为你的同伴。那个时候你不是很喜欢我吧?因为我是要顶替林前辈的人,但是你说你是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才同意和我签订契约。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你是我见过最好的战灵,哦,当然,在这之前我没见过别的战灵。

但是说真的,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梦,就是我在那一天,推开了微草的那扇门,看到你坐在窗户边上,身后是一大串的绿萝,玻璃反着光,我想,这个人可真好看。

难得我能这样静下心来给你写这样一封信,南边战线的胶着已经到了不得不收缩两翼的地步,然而西南百花没了张佳乐已是强弩之末,微草就是全军覆没也做不到祸水东引。一个江北大营不需要有两个魔术师,所以我让你离开我的决定是对的是吗?

但是,我不骗你。

王不留行,我可能再也见不着你了。

只可惜我还没有给微草带来和平,我没有和你看过流星雨,我还没有看到门口的杨梅树结果,我还没有看到看到窗边的绿萝……算了,估计在你手里也养不活。

弹尽,粮绝,我身无长物,只好以死祭阵眼。

王不留行,你信命吗?

我信命,我也信你。

我把我们之间的契约解除了,记得要喂我的猫。

最后一次,我爱你,别难过。

王杰希



瞎写的,想要个专属王不留行

 
评论
热度(4)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