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给老骆的信

骆老头儿:

  

    见信如唔。


    你能不能下次睡觉的时候把卧室门锁上?你们家骆一锅已经要成精它居然能拧开门把手你知道吗?每天早上压着我喘不来气的有你一个不就够了。


行了,下面说正事。


你大概会在张家和范思远的事情完结之后的两个月内收到这封信,如果你能抓住范思远(当然我没有质疑你能力的意思)的话,麻烦提监还是审讯的时候帮我带一句话给他——费程宇的人生已经了结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还可以配上你抓骆一锅去洗澡的时候的狞笑,效果应该会更好。


师兄,嗅觉灵敏如狗的你(我没有骂你是狗的意思我只是略有一点好奇你为什么要在家里已经有一个你的情况下在养一个骆一锅),应该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陶然哥有按住你吗?算了,陶哥的小身板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会按得住你个大型犬类的。


师兄,其实就像我之前说的,人这漫漫一生中,难免会有起转承合悲欢聚散,而我所做的,不过就是比常人多绕了几个弯,走得快一些罢了。


因缘际会大抵浮沉如蓬草,我已经遇到一个你了,就不奢求太多了。


啧,你又要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吧?你说说你一个现代社会中隐藏的晚期智人,什么时候能再向文明人的方向进化一点呢?师兄,少抽烟,要以后真有什么小姑娘小什么眼神不好看上你还被你这人形烟囱熏跑了怎么办呢?


存折放床头柜了,密码是020529,旁边是助理苗苗的电话,我把费氏交给你了,愿意环球旅行还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化事业做贡献,都随你。


师兄,再来一次,可别说我犯规。


我爱你。


                                                                      费渡

 
评论(6)
热度(2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