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一段情话

情话篇 Day 2


     我坐在秋天的窗边上,阳光挤开穿堂的风垂下来,白桦树的半黄叶子不小心掉在我的书桌上,风一扫,便和我的羽毛笔一起,发出轻轻的沙沙响声。湖蓝色的桌布上是卡其色的花纹,已经旧得要看不出分别了。可惜我单方面向沙莉阿姨要求过要换,被她以“做少爷的要懂得珍惜老爷和夫人留下家产”这样无趣的理由驳回了。


     我想,如果她愿意少操一点心的话,应该也能过得像城里的贵妇人一样好,即使她的品格要比那些妇人高尚得多。


     沙莉阿姨洗得发白的烟蓝色格子衬衫袖口上染了一点墨水,蹭到了雪白的信纸上,我把袖口挽到手腕上,希望沙莉阿姨不会发现那一点点蓝墨水渍和失踪的第三粒扭扣。


     那粒纽扣放在阳台上,冬天叶子落尽的时候会有麻雀来叼走它。


     等来年春天风再次敲醒我窗户的时候,它会带着我的爱去看你。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大概是病弱的少爷想念他远方的爱人。


18 Sep 2017
 
评论
 
热度(4)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