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随缘
 
 

【喻王】第一封情书

第一封情书

 绝对不是玻璃渣!

王杰希给喻文州发完短信已经是十点了。

 

他等了一会儿,手机没有再亮起来,那边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以前只要是王杰希的短信,蓝雨队长都会第一时间回复,还戏称,他那在职业场上被完虐的手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还是没有人回,王杰希干脆把手机扔回了枕头边,略带薄茧的指腹无意识的摩挲着手上修长漂亮的指节。

 

七年了。微草前队长像是退役前每周所要做的战术总结一样,开始摸索着给自己行将结束的恋爱关系画个完结前的句号。

 

事实上,他还是无法弄明白维系在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的之间情感真面目是什么。慰藉也好,冲动也罢,就像吊桥理论中的关系无法在现实趋于平静的漩涡中保持自我,同样的,习惯了午后的微风和阳光的人不见得喜欢风尖浪巅上的刺激。七年前喻文州凭借一个冠军真正走进王杰希的心里,自巅峰到谢幕的整个最好年纪,七年的时间里他们好像在面对面走过一架悬崖上的桥,时刻惦记着下一刻也许会粉身碎骨,从不可及到负距离,从愈来愈近到渐行渐远,一束有关于彼此的喜怒哀乐都付诸光阴,彼此的脚步却从不曾为对方停留,于是,渐渐地,就这么走到了桥的尽头。

 

就这么,分道扬镳。

 

王杰希是个既能一丝不苟,也能果敢无比的人。一反面归功于他那独树一帜的性格,另一方面则与他有一个热恋时期恨不得事无巨细把王杰希每根头发都烙上自己的印记缠绵的男朋友有关。一个缠绵悱恻一个就只好负责快刀斩乱麻,不然一南一北相隔千里的异地恋,光是十八相送都能把俩人难受死。

 

这一特性让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毫不拖泥带水的

和过去说再见,也能从一场经年持久的情感中利落的抽身而去。

 

他不太说的出究竟是什么让喻文州和他之间的感情变质,七年的时间好像改变了太多事情,他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人的喜怒,这个人的颦笑……王杰希曾以为自己是很了解的他的,到头来却在日渐渗透的生活中互相疏远。

 

另一方,喻文州的手机屏幕被他不断按亮又熄灭,最终好像还是没能狠下心拨出号码,转而换到了另一个界面。

 

(小剧场:

王杰希:喻文州,分手吧。

喻文州:为什么啊杰希……你总不能因为家里的芝麻酱没了我没及时去买就跟我分手吧。

王杰希:哼

 

退役后王杰希找了一个大学上学,反正微草前王牌银行余额上挂了一串零,乐意在家瘫八辈子都饿不死他。更何况北京是微草的主场,军训第一天负责签到的学长给他一连盖了一个学期的章,还殷殷握着王杰希的手边嚎哭边表示“王队你怎么一个人就来了呢太不像话了都没人帮忙,放心吧王队你未来四年的幸福包在我身上不管是接热水还是打饭我都一条龙服务了!妈呀我终于见到真人了……”从小到大没住过一天校并且行李只有一个半空的书包和他自己的王杰希神色复杂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愈发坚定了要住到校外去的愿望。

 

早些年的时候他和方士谦一块儿投资了一处离学校近的房产,装修水电一应俱全,结果他俩一个退役一个忙战队,愣是谁也没想起来。退役那天晚上王杰希刚想给喻文州摊牌聊聊却罕见的犹豫了,于是第二天早上海外归来继承了家里产业的方总携着钥匙飘然而至,消息灵通的让王杰希怀疑他是不是小灵通成了精。

 

这位平时四六不着调的好基友见证了俩人从试探到表白到同气连枝的挤兑他的全过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翘着二郎腿靠在王杰希家的沙发上,冷眼旁观片刻,得出了一个十分中肯的结论:

 

“你俩吧,就是作的。”

 

王杰希把空了的果盘糊他脸上:“吃你的瓜子去!”

 

说归说,圣上的意愿不容违抗,两冠过后本该功成身退颐养天年的方神医方总再次任劳任怨的当起了他的小队长的守护者和拎包小弟,把王杰希原来家里大小物件连同一个圣上及圣上养的那只丧权辱国跟了前王后姓的老猫喻一清移驾到新家,拍拍手,暂时撤离了。

 

然而就在王杰希满心怅然的给喻文州发短信问有没有东西落下要寄过去的时候,前脚刚迈出了圣上大门的方参谋后脚就里通外国给喻文州打起了电话,一打还就是一个半小时。

 

 

 

黄少天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和另一只家养“喻总”斗智斗勇。正是入夏,刚刮完沙城暴的京城十分接地气的跟随着全国人民脱毛衣的步伐下起了暴雨,只可惜赶巧不赶早,王杰希刚搬到阳台上的花遭了殃,只得一盆一盆的挪进来。这个时候比暴雨更碍事的是六岁半了还追着他的拖鞋哈气的喻一清同志,该十四斤半的猫爷没有一点“两岁时的猫爬架已经兜不住它了”的自觉,心爱的猫爬架和小鱼干统统没有,早就忍不住要对铲屎的实行惨无喵道的迫害了。

 

一时之间老猫的嗷嗷叫声,窗外轰鸣的雷声,和桌上引颈长嚎的电话铃相得益彰,竟配合出一种十分诡异的喜庆感。

 

王杰希:“……”

 

他上辈子一定欠了姓喻的很多钱。

 

王杰希只得用脚尖把碍事的“喻总”推搡开,一边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喂,杰希你在哪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不会出了什么事吧……”黄少天的声音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从电话里掉了出来。

 

“没事……嘶……别闹!再抓就开线了!”王杰希一巴掌挥开了恼羞成怒试图篡位的老猫。

 

黄少天:“!!!!!”队长你男朋友房里有野男人啊!

 

守在电话另一旁的喻文州愁云惨淡的对了个口型:我儿子。

 

黄少天:“……哦。”什么!队长你老婆和儿子搞在一起了?!

 

如遭雷劈的黄副队尽职尽责的把话题王杰希自己身上引,不料险些被前宿敌队长一句话打得现形:“你们队长呢?”

 

“他在……睡了,”我旁边……剩下的几个字在喻文州犀利的目光里自动消了音。

 

“那行吧,”那厢王杰希显然是没怎么相信,轻轻吸了口气后诧异道。“你今天废话这么少?挂了。”

黄少天:“……”

 

也不知道“队长男朋友房里有野男人”和“队长老婆和儿子搞上了”哪个更震撼人心,黄副队挂电话的时候从身到心都仿佛遭受了一千公里外雷阵雨的洗礼,半晌才回过神来,木然道:“队长,接下来怎么办?”

 

“少天,帮我订明天的机票。”喻文州双手合十深吸了口气,声音里带着不为人知的坚定和颤抖,“要我接受分手是不可能的……我只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他,这点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起就能确定了。”

 

 

 

不是王喻是喻王哦,儿子要跟爸爸姓

03 Nov 2017
 
评论(5)
 
热度(63)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