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随缘
 
 

【防王/方王】师兄是药材贩子 2

师兄是药材贩子 2

非口白

 

 

西风带着火漆油戳的信笺扣开窗户时,这屋子里的主人还在午后的小憩中没能醒来。


负责将信送达的猫头鹰莫文站在窗边它同伴的站架上,一边尽职尽责的等待着收信人的醒来,一边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就布景装饰而言有些太一丝不苟的屋子。


正是枯树微雪的季节,壁炉内与世隔绝的跳动着的火焰便将料峭的春寒和积雪一同融在了门外边。屋子里只有靠近书桌和躺椅的地方铺了厚厚的羊毛毯,看上去是专为了主人的光脚行动而准备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以及那些年代久远的古书和色调单一的家具,让那睡在了躺椅上的主人和温暖明丽的蓝色火焰成了这屋子里唯二的亮眼颜色。


他好像极怕冷似的,室内明明已经温暖如春了,可还是盖着一件月罗线的长袍,银白柔和的月罗线在墨绿的长袍上绘制成细密的符咒与花纹,甚至还有一个加热咒的痕迹。看似漫不经心的披在青年瘦削修长的身体上的长袍,实际上连小半张脸都掩在了阴影里。青年的脸色并不大好,面部轮廓深刻,剩半张陷在银色长发里的面容清隽俊美,长长的眼睫在眼窝处头下半月弧的阴影,整个人还有些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可是偏偏有一种沉稳淡漠的气质,就连睡颜都会让人忍不住屏息驻足。莫文像个身披黑毛翊的绅士一样耐足心等了一会,百无聊赖地想起了自己博学年轻的主人,和总是落满了枫叶的庭院。


都说巫师的猫头鹰和主人的性格极为相似,在莫文看来却并非如此。和王不留行那只迷糊但好运的艾格尔不一样,它是主人防风在一个枫叶染山的秋天捡到的,受他照顾多年耳濡目染才开化了灵智。在它还是幼年的时候曾无数次看到主人在描绘一个有着银色长发和墨绿眼眸的青年,或颦或笑,或倦或醒,最多的是他坐在窗边的绿萝前沉思的侧颜。但主人从来没有送出去过,总是微微一哂然后付之一炬。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在那个人的出师礼上,主人为他画了一幅像,画上的青年清致隽秀,唇边漾开的笑意像四月的微雨。末了,主人说,留行,我要走了,山川四野,我要去修行。


修你一世平安喜乐,修我一生慰你独活。

 

莫文无聊地转了个身,用嘴喙扣开了窗扉,透了一点湿寒的春意进来,心想,为什么人类的感情这么复杂呢?他再不醒我可要把信扔他身上了。

 

 突然,一只浑身上下都裹着冰渣的猫头鹰冒冒失失的撞开门闯了进来,施了咒的门赶忙拍回去将寒气阻挡在外,不堪重负的门栓发出“嘎吱”的惨叫声。这一来一回死人都能吵醒了,总算是惊动了壁炉旁小憩的人。


莫文:“……”


这不公平,它和这货竟然是同一物种!


于是它干脆没理会同伴疑惑的眼神,径直飞到王不留行的身上投下信笺,轻呢的蹭了蹭,如释重负的扑腾走了。


王不留行:“……”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03 Dec 2017
 
评论
 
热度(12)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