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周江】 告白

队长:



展信佳。



假期行近过半才想起来这封信还未寄出去,大概有些话和事在脑海中辗转沉淀了一个夏天,几乎已经要到了顺理成章的地步,以至于魂牵梦萦,还以为见到了你拆信时候的样子呢。



夺冠后拍的照我带回家裱相框里了,可惜光线不大好,否则我可以多拍两张你的特写,镇一镇家里那些大姑娘小姑娘们,要是能唬住她们视线,也不至于被老妈老姐外甥女轮番上阵的催婚。明华也太招人恨了吧,职业联盟三大问题之一他倒是没什么好困扰的。我们这些人一心扑在荣耀上,没谁见得能顾上“终身大事”,我记得王队还曾戏言退役之后还得依父母命投入相亲大业,免得人老珠黄和荣耀女神共度余生。结果魔术师还未退场,反倒是喻队急了飞过去堵门。缘分和感情这回事看上去完全不能为舆论和偏见所影响啊,如此直白的追求大一岁的宿敌队长,喻队也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了。老姐自蜀地回来一口川味,常说“火落到脚背上,各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想来人都有各自的悲欢聚散起转承合,门槛外的人总难能窥见。



七月中的时候我陪老妈去杭州旅游,她老人家执意要拜灵隐寺还不乐意让我跟着。我便干脆租了自行车自苏堤一路绕着西湖边行,杭州的夏不比魔都,没那么灼眼的热量。正是菡萏盛极的时候,西子湖边林荫道影正浓,不外是高大的樟木和梧桐,到湖边铁索横栏处看荷未必不好,只是除了老人家坐满的凉亭,垂杨柳就未能挡得了正盛的日光,还不若边乘凉风过那一扇扇的拱石桥。途经花港,看到几个中年大叔靠着石墩席地而坐的饮酒,我兀自想起一句诗,“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只是我没什么酒量,更罔论甚么个生旦净末来一舞他一波三折的水袖。



雷峰塔倒是没有去,一来又不是阴雨霏霏的时候,登高远眺不见得望的到什么,二来我恐高——上回队内活动杜明非得拉我玩跳楼机,可是害惨我了。老妈从灵隐寺兴冲冲回来的时候包里还揣着一小包香灰和求来的平安符,回程时尽嘲笑我才待了一下午就染上了吴侬腔,将来愈发找不到对象,我没法反驳,只好应了。说到平安符,我压在枕下一个,另一个我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送给你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作用?



说起来我的话真是好多啊,虽说队长平常话也不多,但我也还是很期待你的回信呢。



队长,我答应你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

一切顺心

江波涛
30 Dec 2017
 
评论
 
热度(18)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