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随缘
 
 

【舟渡】可我偏要饮鸩止渴

费事儿:

 

展信平安。

 

行行好,费总裁,您老有事没事就收收你那“心口横插一把刀还能呕出多鲜花来”来的大神通吧,你哥干刑警干了这么多年可就靠明察秋毫混饭吃,你那面皮上就快挂上如丧考妣四字了当我眼睛长脸 上喘气用的啊?

 

没人拿刀子架脖子逼你喜不喜欢谁,至于我喜欢你这回事,这就没你什么事了。你说你是个什么德行?这么多年不也看着你长大了吗?我乐不乐意跟你一块儿是建立在你是不是个准犯罪心理学专家的吗?人民公仆就不许下班回家压个马路谈个恋爱了啊?

 

没谁把你当毒蛇猛兽,就算你自个觉得你是,我也偏要饮鸩止渴,行不行?

 

行了,让你掏个心肝比从骆一锅嘴里抢粮吃还难。本着友好往来的原则我也给你掉个底。

前些日子逮着一刚出锅的劳改犯,带着刀就蹲在陆局小区附近的花坛里,等着老陆下班呢。幸亏陆局那天下午加班回得晚让那老劳改犯被保安撞见了……否则他要真有个什么事,这会我估计已经忙成一只会说话的陀螺,更没空给你写这个信了。前天陆局他媳妇闺女来局里,肖海洋那二百五愣是当成了国家主席来视察工作的招待,弄 得老陆在会议室看见了都想把我打出去“驯人”,你说老陆也五十奔六的人了,干嘛让家里老伴孩子这么担心啊?老杨那事过不去,成了他心里一道坎。难为他老人家退休的年纪,还得为我们这群小年轻留后手。听说他家那小祖宗快两岁了,刚会叫外公,我国庆的时候去给老陆拜早年,长得还挺喜庆。

 

人这一辈子的光阴眨眼就过,要真不遇上个什么人为他坚持点事,你说你下去能向自己交代吗?

 

费渡,费小祖宗,费宝贝儿,只要不违道义,我什么事都愿意为你做,以后都爱你,行么?

 

——所有的沉默在我这都是默许。

 

就这么说定了,不准反悔。

 

                                          下了班别跟着他们瞎转早点回家

 

骆闻舟

 

 

 前面有一篇费总的绝笔信:给老骆的信

 

 

 

 

 

 

 

 


29 Jan 2018
 
评论
 
热度(22)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