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随缘
 
 

【喻王】第二封情书

对天发誓不是be

大概就是喻总想暗戳戳的给大眼一个惊喜
王杰希:喻文州你在外面有别的碳基生物了是不是
喻文州:等一下,等一下???

这次是信,配合前方剧情 第一封情书


文州:


    展信佳。


    事实上,我还是没能知道横介于我们之间的那堵墙,那道隔阂,或者是随便什么碳基个体硅基个体,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起。或许更多的,我只是想跟你谈谈这一份感情。既然前一个星期给你打电话约上一面你都说忙,可是随便一个短信过去又太随意,那好,我写信给你,你就当见字如面罢。


    七年前你凭借一个冠军走到我的心里,庆功宴上你借酒兴打电话给我(而且是方士谦手机上)问我开不开心,我说不开心而且还打算拉黑你第二次,你却沉默了一会,突然跟我说,可我开了,而你已经住进来了,那作为交换……你能不能也给我腾个地睡门口啊?那时候我就想,行啊,蓝雨有个这么节约经济会过日子的好队长,必成大祸,不如先收了你,再看后事何如。


    退役的时候微草总算拿了三连冠,也是一样的晚上你给我挡了酒把我带走,笑着问我,你开不开心?我答我当然开心,你便打趣说可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好不容易从陛下阶前摸到寝殿,怎么革命党员喻一清同志还是爱玄关鞋架不爱猫窝?人散即灯灭,现在回想起这些也不知道是应该好笑还是可悲了。


    既然我自己都没法讲清分开的原因理由,那么就更不好跟你说了。以前万事都是你主动,你虽说过想要从一而终,但把这么难看的事也交给你未必太对不起你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在用七年的时间面对面走过一座悬在万丈深渊上的吊桥,职业赛场上的针锋相对是否会让人惺惺相惜甚至有进一步的情感?我们扶着铁索越来越近,从只是望一眼就觉得很远到没有距离,将有关彼此的一束喜怒哀乐都付诸光阴,然而脚步又从不曾为对方所停留,从愈来愈近到渐行渐远,一直走到了桥的尽头,都要有新的路程去开启,那么,七年的光阴,也就这么结束了。


    退役之后我找了家B市本地的大学继续上,军训没有去,负责签到的老师很巧是个荣耀粉,给我开了张假条,大概到了G市就没有这个待遇了?指不定要给我放在阳光最足的位置,晒成一只没话说的黄少天。退役前的时候我还能心无旁骛的带领战队,偶尔想想也不过是对“在楼下开个花店”“环游世界”之类的抱有一点想法,现在看来原来还是想回去上学,好歹补一补以前打荣耀的落下来的学业。


    方士谦和我原先在二环内投的房产装修好了,且离学校近,他人既不在国内,前两天还给我捎了钥匙。原先的公寓你要是落了什么就知会我一声给你寄过去或是自己来拿。喻一清我可带走了,想来蓝雨宿舍养不了猫,正好新搬的公寓绿化还行,有空可以带这13斤的小胖子去遛个弯减减肥。


    昨天夜里黄少天给我打了个电话,我问及你的近况,被他话痨得语焉不详的几句带过去了。他打电话来的时候北京难得下起好大雨,我开着免提把阳台上的花往里挪,一清的猫爬架没有带过来,这会儿比水和绿萝更碍事,六岁半了还追着拖鞋哈气,好歹这个月的疫苗还没有过期,这小王八蛋专会给我捣乱——黄少天大概是从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近况里听了个话音,支吾了几句就急急忙忙挂了。我本想再给你打个电话,想你夏休期临近事情只会只多不少,最终还是没有实现。


    其实没有实现的事还有很多,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就这样吧文州,除了朋友这条路上,我们不要再有别的以后了。


                                                                    身体安康
                                                                     王杰希

                                                                   乙未年六月

                         

14 Feb 2018
 
评论
 
热度(13)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