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账号卡私设】师兄是药材贩子 一

设定大部分走HP,人物性格有私设


药贩的2与本文并没有什么联系

我们走新设定

0.5版的信文亲爱的师弟



防风可以对着人类那狗屁不通的光明神起誓,他一开始真的没有对王不留行抱有什么想法,哪怕这个只会啼哭和蹬腿的小崽子一出现就夺走了导师的一半关爱,哪怕自己从那天起就被迫承担了照顾这个小混血的职责,他都可以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像一些年幼的巫师小孩间用低等火焰咒互相追逐打闹一样对待留行,至于什么不小心把奶瓶掉在地上啦,睡觉的时候把师弟踹下床啦,什么把师弟变成鸟儿拴在窗台上啦……防风通通都没有干过!

 

毕竟防风也是个离一百五十岁成年只差一百四十二年的够格巫师了——导师如是说。

 

毕竟留行小的时候也算得上是个松石绿眼睛的小天使呢——防风如是说。

 

由此可见,师兄成不成熟,和师弟可不可爱时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

 

 

导师和奥利弗与魔杖

 

这一年,防风十一岁,王不留行六岁。

 

防风到了可以正式学习基础咒语的年纪了,导师带着他去一家装饰着独角兽的角的店子里换魔杖,没错,是换。“那个丧心病狂想用独角兽的角制作魔杖的疯老头才不会懂得巫师金币流通的重要性呢!”导师一手抱着三岁的留行,一手抓着储物袋忿忿不平的说。

 

巫师选择魔杖,魔杖也挑选他们的主人,所以按理说,一个新晋巫师寻找他们的魔杖的时候,除了魔杖的制作者身边是不能有其他成年巫师的,但考虑到导师此刻被店主老头养的三头地狱犬搞得狼狈不堪,他把留行也留在了放着大堆盒子的柜台上。

 

“奥利弗,你有本事就来一场巫师决斗!”被地狱犬追出门的导师提着长袍上蹿下跳,抽出魔杖大叫道。

 

“得了吧甘道夫!”奥利弗得意地大笑,露出缺了口的门牙。“你的那根魔杖还是我挑的材料!十一英寸半的胡桃木,凤凰的尾羽和独角兽的毛!”

 

十一岁的防风坐在有一个坏了一个齿轮的转椅上吃惊的看着两个互喷唾沫的老家伙,三岁的王不留行,不动声色的,拆下了防风搭在长桌上的腕上的袖扣含在嘴里,目光毫无知觉的滑向了一个积满灰尘的角落。一个毫不起眼的木漆盒子被那双墨绿的眼睛盯得瑟缩了一下,缓缓滑开了一条缝。

 

 

“好吧,亲爱的,你要不要来试一试这根魔杖?九英寸,云杉,火龙的心脏神经和独角兽的毛。你知道他们并不是太喜欢彼此,有时也许会打架,所以就需要它的主人机敏而勇敢,你知道,是魔杖选择巫师——”老奥利弗一扫之前和导师互吐口水的嚣张和疯狂,一双炯炯有神的灰色眼眸温和而热切的看着防风。防风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在他有限的记忆里,他的母亲也是这样一双温柔的灰色眼睛。

 

防风十一岁的内心有一瞬间细微的抽痛了一下,他努力地集中注意力,试图将那些美好的片段淹没在如同被疾风吹散的雪花的记忆里。

 

一个细微的响声打断了奥利弗喋喋不休的讲述。

 

“呃,小家伙,你是怎么把……”奥利弗转过头,讶异的看着从一堆盒子里扒出一个最不起眼的小留行。防风回过神来,此刻也跟着好奇的探过脑袋。

 

盒盖已经完全自己滑开了,魔杖的一端捏在了王不留行稚嫩的手心里,留行惊奇又疑惑地看着手中颤栗不已的“玩具”,凤凰的尾羽,火龙的心脏,冬青木——他小小的咦了一声,因为十一英寸半对他来说太长了。

 

“你喜欢它吗?当然,它的价值等于十块像你的眼睛这么漂亮的松石绿!”

 

老店主的声音戛然而止。魔杖的另一端对准了他。

 

除你武器。”留行平静的念出了今天上午防风刚学会的咒语。

 

“啊啊啊啊啊啊!”奥利弗和发现袖口被濡湿的防风一起大叫。



TBC


甘道夫和奥利弗也前也是同一个老师

甘道夫的魔杖是他们俩的导师制作的,年轻时候的奥利弗的愿望就是当一个魔药师,所以帮甘道夫找了材料然后狠狠的嘲笑了他


下篇:魔杖与蔓越莓果酱与甘苦糖

31 Mar 2018
 
评论
 
热度(15)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