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喻黄】【虐狗与虐心就差一字】

       当洪水吞噬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
何从缘起·喻文州
    “喻文州先生,诚挚地邀请您参加我的婚礼。黄少天。”
     明明,明明早就料到了。
      剑与诅咒的誓言,终归是敌不过世俗与时间。
        这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么。
        像他那样的人,像我这样的人。
         明明早就知道,难过也好,愧疚也罢,都被那人轻轻一句对不起一笔带过。
          可是为什么,还会难过,不是已经分开太久了么,不是说不会在想起了么,不是说不会在心痛了么?那我还在犹豫什么?那我还在为什么而痛哭流涕?
       可无论怎么决绝的说出的话,我依旧在你的心上流浪啊。
          我以为,我以为,你至少会记得,记得不要再想起我,记得忘了,我。
          温柔得太久,连执念也忘却了。
          可我还记得啊,记得刚进训练营的张扬的你,记得夺冠时跳起来说队长最好了的你,记得落败之后依旧坚定的你,记得被灌醉之后说喜欢队长的你。还记得,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你。
           我都记得。
           所以少天,你一定要忘了我。
           可我早就不记得,何从缘起。
           胸腔撕裂地疼,翻天覆地的痛苦从心口传来。
           哦,杜冷丁已经没有效果了吗?
           也是,毕竟自己当初那么没有节制的用药。
           呵,活该。
           要不是突如其来的病症通知书,他又怎么甘愿放开他,又怎么舍得让那人失望。
           喻文州跪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飘起了雪。
            喻文州一直很喜欢雪,因为遇见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第一次清醒的时候说喜欢喻文州的时候,都在下雪。
            它让我还能够想起你啊,少天;它让我在病痛的折磨中还能够夺回属于你的记忆啊,少天。
           让我还能够,在你温柔的回忆里,度过所剩无几的生命。
            温柔的死神踩着月光如期而至,记忆中的他一直冷眼旁观如今终于伸出了手。
             时间到了。
             不,不要,你不能夺走他,你不要。
              喻文州卑微的祈求,他的黑色的眼眸里是即将熄灭的光。
               长发高贵的神灵垂下眸子注视着他伸回了手,他的眼睛里没有怜悯只有一如既往的空洞与黑暗。
               好。
             喻文州跪在地上,用力按着胸口,头脑清醒过来,胸口撕裂的痛楚终于散去。
             他的眼神不再模糊,重聚起了一丝光芒,名为黄少天的光芒。
            少天,我终于从他的手里夺回了你,哪怕只有一刻。
          所以,让我再见你一次,少天。黄少天先生。
            让我看着你一席正装牵过别人的手对着别人许下一世的诺言。
            让我,看看你笑的样子。
            不算过分吧,亲爱的神啊。
            ------------
             二月十日,喻文州满二十八岁,喻文州卒于三十四岁,卒于肺癌。
             下葬时,很大的雪,掩盖了他的执念,他的一切。
              黄少天没来,他的孩子要满月了,他给她取名叫黄喻恒。
              我等不了你的十年了。
       

 
评论(14)
热度(13)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