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喻黄】【虐狗和虐心只差一字】

      寻常缘灭·黄少天
      黄少天在提笔写下那一个曾经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时,竟然也恍惚了好一阵。
      明明就难过的要命。
      我真可笑。
      他已经忘了我。
      可是我依旧保留着残念,希望他能出现,带我回家。
      就像当年的术士与剑客一样。
      他明明就说过的。
     “ 这一世缘尽至此,好走好散,忘了我吧,少天。”
      不要,我不想。
      我好难过啊,队长。
      “少天。”
       ……
       好。
       我答应你,我忘了你。
       明明就心口疼得要死,可我还是想要守护你。
       “喻文州先生,诚挚的邀请您参加我的婚礼。黄少天。”
       以朋友的身份,让我们至少不至于再无交集,你会原谅我吗?文州。
        新娘很像你哦,即使只是笑起来的时候,可我已经满足了,我怎么能再找到一个与你同样的人呢,你是独一无二的,队长,就像当年选择了守护在你身前。
       黄少天在婚礼上看到喻文州了,他在笑。
       队长,求你,带我走,对我笑。
       他的眼睛里是无法化开的悲伤与深情。
       喻文州在笑,即便那笑容不尽眼底。
       他终归是低下了头,牵起了别人的手。
      我会忘了你的,一辈子,好不好。
       等你不止是十年。
       ---------------
       又一年的二月十日,黄少天的孩子满月。
        好大的雪啊,他想。

 
评论
热度(1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