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入木三分【原创/连载】

顾桪说,如果没有杜绝,她会是个好姑娘。
可惜她遇到杜绝。
幸亏她遇到杜绝。

    我叫顾家小姐·非索拉蝶碟迩·啦啦啦啦啦·阿明·幽冰梦翼·嘟嘟嘟嘟嘟·桪。
    名字很长啊,这样你就会记住我吧,哪怕是讨厌也好嘲讽也罢。
    少女和上了日记,兴致缺缺的笑了笑。
    紫色的长发曳地轻摆,故意染上的色彩给了这个清秀的姑娘涂抹了一层浓郁的味道。阳光透过三棱镜,风起涟漪斑斓。
    真是好看,这样才配的上我啊。她垂眸轻笑,与年纪不符的美瞳色本该流光溢彩却偏偏显得黯然无光。
    其实……叫我阿桪就好啦。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洁白的墙壁,唯独违和的一块带有血迹的墙,也被人用油彩拢上了一层浓墨重彩的涂层。
     房子很大,是小时候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听说是那一片富人居中最豪华的,装修最废心的。从她的十岁生日以后作为C市最有名的集团的董事长的父亲每月都会给她打一笔钱,哦,大概是穷人们一年的生活费呢。
     可是那有什么用呢?她从十岁开始就失去了一个好父亲,一个温柔的妈妈,还有,一个完整和睦的家庭。
     小姐您好,我是顾先生的律师,关于顾先生和您的母亲离婚以后,您选择谁来承担起你的监护权?
     西装革履的男人恭谨而客气的站在她面前,还不如父亲高大的身影却遮住了她的整片天。
     你……说什么啊?呵、呵……父亲,离婚?离婚是什么?她咬着牙哀戚的紧攥着公主裙的衣角,雪白的纱裙被拽出痕迹几乎破损。她仰着头满怀期待的看着男人,却只能换来默不作声的回应。
     顾桪,你那混账的老爹跟别人跑了,你知道吗?
     曾经是著名钢琴家的妈妈紧握着酒瓶懒懒散散的笑,漂亮修长的手指如今布满疤痕。岁月的雕刻使她容貌凋零,如今丈夫的背叛更是雪上加霜。未满四十的女人苍老疯癫得如同六十。
     妈妈……呜……呜……
     “啪!”
     女人突然一扬手,将酒瓶砸碎在她的脑袋上。酒红色的液体铺天盖地的布满世界,一如母亲手指上鲜艳。她不敢动,小心翼翼扯了扯自己的母亲的衣角。女人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即悲呛的哭出声将小女儿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阿桪,妈妈爱你,不要怪妈妈啊。
    妈妈,不怪你,不怪你。她轻轻的拭去了母亲眼边的泪,抱紧了一身伤痕的女人。
     第二天桌上有她最喜欢的南瓜饼。
    第三天女人再也没有回来。
    第四天她不再等母亲回来吃饭了,只是默默的和泪独自咽下精美的饭菜,偶尔仆人们不在的时候,偷偷的喊着母亲。
    第五天,第六天,很多很多天,她都快要不想她了。她已经原谅她了。
    这个女人已经为了曾经的家庭放弃了梦想,放弃了钢琴,放弃了做公主的决定。她不能再要求妈妈再放弃了。哪怕她不能理解,可她接受。
    岁月交给她安静温和,她只有蛰伏其中。
    直到她遇到杜绝。
    或者说,杜狗剩先生。



还是改了改,妈呀不拖坑会死了

 
评论(1)
热度(6)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