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喻黄/庙药】关于蓝雨宿舍那些事【原创/连载】by:顾桤桪

关于蓝雨宿舍不得不说的事01-04

私设

01  说多都是泪
   喻文州觉得,他可以花费一个晚上的时间认清他亲爱的室友们,以及,花四年的时间写成一本书,《关于我和我的智障室友们不得不说的混账事》

  02
   八月中旬一个愉快的下午,G市L大学法学系大一新生喻文州,怀着相当愉悦又十分期待的心情,迎来了他大学四年的新生活。

   然而,从他迈进宿舍的那一刻起,此后他的生活,将注定时时如2008年5月12号的汶川般,惊、心、动、魄。

   比如,进宿舍第一天,因为G市那残暴如满清十大酷刑般的交通而最晚到的喻文州,就受到了其他5个人的,热烈欢迎。
   尤其是黄少天。

03
   “哎哟哎哟新人不要娇羞嘛,来来来,我们任命你一个光荣的职位,就是寝室长啦哈哈哈开心吧!”黄少天哥俩好似的搭着喻文州的肩,笑得相当灿烂。“我是你的隔壁铺黄少天请多指教哈哈哈,对了,你叫喻文州是吧长得挺白的白斩鸡吃多了吧?!没关系来我刚为你即兴写了首歌你听听,哼,咳----”

   喻文州:Excuse me ?!!

   “喻呀嘛喻文州呀,挎着个布兜上学堂哟,不怕众人笑,只为那白斩鸡嘿,嘿呀嘛呀巴扎嘿哟,心力交瘁,累出个鱼尾纹儿欸。”

   喻文州:……

   宋晓:“快,谁把黄少天给我一巴掌糊晕了。宋哥有赏。”

   于锋:“我再次怀疑我是不是进错了寝室。我妈说我的下铺是个乖巧活泼又懂礼的好孩子。”

   郑轩:“看来你妈只说对了,额,活泼。欸难道就我注意到了黄少天的儿化音?你是哪人不是老乡吧哎我的妈?!”

   第三十七次试图爬上床的徐景熙再次被众人魔性的笑声震落之后无比崩溃的说你们都是智障。

    喻文州说他无比同意。
04
   黄少天不甘示弱还以口舌:“嘛呢嘛呢室友爱呢?我说宋晓我们还发小呢能不能不损啊你还有那谁谁谁,你妈说的对啊我这么乖巧活泼懂礼好少年,简直就一社会主义接班人啊喂。还有我说郑轩啊我告诉你我可是本地人……”

    宋晓看风景,于锋听歌,郑轩吃泡面,徐景熙接着爬床。剩下个喻文州跟自顾自聊得high的黄少天面面相觑。

    喻文州初进寝室挂着的礼节般的笑容于是,继十二岁时家里表弟卢瀚文把自己养了两个月的水仙当大蒜拔去炒肉后,再一次的僵硬在了嘴角,活生生地给逼出了鱼尾纹。
   其实让我做寝室长只是因为懒吧……还有隔壁那个不要因为我白就说我白斩鸡吃多好不好?!

 
评论(1)
热度(16)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