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岁岁年年「伞修」

岁岁年年
私设叶修退役

   天上开始下起了微微蒙蒙的小雪,杭州不常有雪,纷飞着本该是洁白的颜色平白被染了层乌青。家家门户的灯笼皆已亮起,街口也只有流浪狗与叶修作伴。

   今天是除夕啊。

   叶修无意识的叹了口气,掐灭了烟搓搓僵硬的手。

   一岁又一岁,一年又一年。

   自沐秋走后,杭州也不知道下了多少场雪。

   叶修是个虚胖是个嘲讽是个大神。

   可他也会在这样弥足珍贵的节日里,想念家人,怀念故人。

   荣耀的第十六年,联盟里的老将也一一退役。

   叶修在家里呆了五年,相亲不知道推了几百个,耐不住闲,偷偷收拾了行李,背着爹娘老弟一个人收拾行李去了杭州,只是没有苏沐秋。

   “滴--”

   远处有车驶来,由远至近的远光灯照得叶修一愣,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眼见得车转了个弯,往自己家的方向急匆匆的去了。

   叶修叹了口气,暗笑自己一惊一乍。

   从前尚在学校时叶修最怕的是跑操时体育老师的哨声,怕到苏沐橙一吹哨,叶修和苏沐秋jjc打得再欢也得捂着耳朵到处跑。那时候苏沐秋总会趁机干掉残血的一叶之秋大喊着荣耀一边躲避叶修的拖鞋攻击。

   后来叶修最怕的是急刹车的鸣笛声,为了这事还被包子方锐笑过,苏沐橙不在,只有魏琛老气横秋的拍拍他肩膀叹气。老魏也是有故人的。

   他常想生如夏花,逝如冬雪,怎么他和沐秋偏偏就反了呢?

   上天总爱开玩笑,张佳乐的四亚,孙哲平的手伤,嘉世的殁落,肖时钦的一手烂牌,还有,沐秋。

   第十赛季夺冠后记者问他为什么要继续坚持下去。

   叶修记得他当时很是恍惚了一下。

   “不能再输了啊,再输连荣耀都没有了。”

   常念南山杜衡叶飘转,也不知秋木复苏时苏沐秋的魂魄能相伴于哪棵树下。

   “沐秋啊,雪下大了,哥也去不了南山了。”叶修干脆蹲下来,修长的手指不顾寒冷也裸露着把玩一串钥匙,铜的,早锈坏了,只是依旧划痕清晰可见。

   有两道的是沐橙的房间,一道他和苏沐秋,最后一个是家门。

   从前只有苏沐秋与苏沐橙,后来收留了叶修。本来叶少爷想着有人收留,意思意思挺随便的睡了沙发。哪晓得叶修睡觉根本不安生,在替他盖了无数次被子之后,不负众望的,苏沐秋与叶修,都感冒了。最后还得是苏沐秋一脸嫌弃别扭的强行把叶修拖去自己房间。那段日子苏沐秋总嫌挤了,等到天气回暖叶修提出再去沙发他倒也不愿意了。叶修想想,一边扭捏一边还要用眼刀制止偷笑不止的妹妹的苏沐秋,就算还有点小情绪,也挺好的。

   可好不容易买得起三个人住都不挤的房子的时候,却又只有两个人了。

   “陪你陪多了,你也嫌我了。”叶修兀自言语着,风大起来刮着脸疼。

   不剜心,不挖肺,人一旦历经了生离死别,就大了。

   「有一日我先你而去,你也别等了,有一日云雾散尽晴开得好时,便是我念着你来了。」从前苏沐秋最喜欢的一句话,他念一遍,叶修听一遍,笑一遍。

   “有一天我不再来看你了,你也别等了,上路时若听到忘川河边涛声飒飒,便是我念着你来了。”他再念一遍,却无人笑他的矫情了。

   明年依旧有秋天啊。

   回来啦,沐秋。
  

 
评论(2)
热度(2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