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魔道祖师/薛晓薛】琴鸣惑众『上篇』

#上篇

私设大如天
薛晓勿喷
不喜取关

   人人皆道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
宋子琛,道长,你只道是我为妖魔不近人情,可知道我这个妖魔连世人一句口传都嫉恨不已?

    闭上眼梦里心里俱是那人一袭白衣道袍,手握三尺霜锋抿尽风华的模样。他对自己,不是自以为是的训导,便是可笑至极的仇杀。漫天血海里薛洋笑得风轻云淡,霜华剑气一招狠过一招,他嬉皮笑脸的闪开,随意的拍拍被划开的衣袖,嘴上依旧轻浮得让人狠得入骨。

   “世人皆道星尘道长剑法出尘,依鄙人看呐,出尘是出尘,只是精准度实在一般。又或者,”薛洋毫不在意的避开直插胸膛的一剑,被灵气震开滚在地上狼狈一笑,调笑间话锋又是一转。“道长你……是不是已动了凡心所以心神不宁呢?”

   “妄言!”晓星尘大怒,冰蓝剑气随风而动,直指薛洋。

   薛洋本就属于天资甚低之人,因是偷习了夷陵老祖魏无羡的邪道才有今天地步,不习正道,稍大世家的子弟就能跟他不分高下,更何况是晓星尘。才过几招,除了口舌之争外是一分便宜未占到。

   但对他而言,惹怒晓星尘,就是他最大的目的。

   “难道不对吗?道长?抱山散人的门规不就是——”薛洋抹去嘴角的鲜血,仍旧是一副笑脸。

    晓星尘不言,沉着脸将一柄寒锋没入他胸,膛。

    “……欸?”薛洋眨眨眼睛,似是不大相信的看着胸口的剑柄,失去支撑倒在地上。缓缓抬头,对上一张冰冷俊朗的容颜,不自觉的笑了。

   晓星尘反手将剑撤离,居高临下地看着薛洋,两片薄唇吐出四字:“罪有应得。”

   “是啊,”薛洋笑,叹口气闭上眼。“我罪有应得。”

   ……

   又是一场梦。

   薛洋揉揉眼睛,盘腿从竹席上坐起来。

   自晓星尘死后,这个梦也不知做了多少次了。
 
   他爬起来,兀自拍拍黑衣上的褶皱。其实他倒不在意仪表,只不过从前晓星尘喜欢整洁有事无事整整衣襟,他便也有样学样了。
  
   走到一处黑色棺材前,漫不经心踢了几脚,蹲下来托着腮百无聊赖道:“道长啊,您真是死了也不让我省心啊。”
 
   “那日您没动凡心,可我动了啊。”

 
评论
热度(19)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