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魔道/薛晓 琴鸣惑众下篇

#下篇_746646448694664

    我是妖刀,你是拂尘。我们要么形同陌路要么死无归路。
   是我自投罗网,不干你事。

   那日清谈会,众仙云集。
   抱山道长晓星尘,初入红尘,待惯了清山寡寺,好清喜静之习比起姑苏蓝氏二公子也有过之无过及。因是早早退会,独自避到后庭抚琴。
   金麟台上热闹非凡,一众仙家称兄道弟笑面相迎惺惺作态,其后庭倒是个好去处。白衣道长轻拨琴弦,高山流水,琴鸣鸟歌,倒比金麟台上应付那群人要好太多。
   但俗话说得好,自古后庭是非多。这不,随着悠扬的口哨声响起,惹事的来了。
   一离一合,一扬一抑,倒也配合的巧妙。因是晓星尘只是因惊讶指尖颤抖了一下,心中带着对来人的赞赏,并不做他想。
   但是薛洋注定不会是一个多么太平的人。
   不过和了一会,薛洋就连着除了几个错误,且音律出错的地方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把好好的清心咒吹成了邪曲。
   在薛洋第十次给他唱反调之后,晓星尘拨琴的手,停住了。
   “道友想必也是懂音律之人,为何又要故意破坏呢?”晓星尘面露难言之色,手抬了半晌,终是委婉地说出了口。
   “道长道长,谁说我会了,”薛洋眨眨眼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凑拢过去,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亮的像是个讨糖的孩子,与晓星尘深不见底的眸子形成映照。“我不会,道长可愿意教我?”说罢两只手还顺势攀上了晓星尘的衣袖。
   晓星尘被薛洋扑得一愣,推也不是,接也不是,半抱着轻咳了两声。薛洋闻声闷笑一声,低下头俊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顽劣的笑容。
   “只是我琴艺未精,不如去找那姑苏……”
   “不要。”一直靠在晓星尘怀里占便宜的薛洋突然出声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转眼又换上一张笑吟吟的脸。“道长,我只认你教。其他人,凭什么?”
   “好好好,教便教了。”晓星尘被人打断了话,也不多言语,只得应了。

   “啪!”
   琴弦应声而断,晓星尘惊愕的看着一方古琴断弦错落,终归是动了怒。
   “道长这是在做什么?!”
   薛洋手里握着锋芒毕露的短匕,揉了揉被琴弦震痛的手腕一副安之若素的看着隐忍着怒气快要一剑劈过来的白衣道长,咧开了嘴角露出一个无辜又委屈的笑容。
   “道长,我看你琴太旧配不上你了,帮你弃了它,不行吗?”
   少年明媚的笑容晃进心底,心中的怒气不知为何消了大半,再说狠话已是不可能,只得沉声道:“琴虽旧,却是先师赠予弟子的。”
   “好好好,再做一副便是。”少年脸上并无半分悔意,依旧嬉皮笑脸的蹭在人身旁。“做好了,再教我。”
   晓星尘别开脸,只觉得那笑容蛊惑又带着莫大的吸引力,叫人迷了心神,一时恍惚掷了个好字,薛洋于是晓得更加肆无忌惮。

   这,便是缘起了。
   薛洋慵懒地靠在山洞湿漉漉的石壁上,仰头倒尽了葫芦里最后一滴酒,轻蔑地笑了一声,扬手将葫芦随意地抛开。
   道长呀,有句话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我心悦你。”

 
评论
热度(5)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