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不语

#祝融x赤松子
#水蒸气cp

01
   水来了我在水里等你,火来了我在灰烬中等你。

02
   祝融第一次遇到赤松子是他很小的时候。
   那时候祝融的师傅老一辈夏官带着他去拜访南岳的前代雨师。
   祝融早就听说他的师傅和雨师是至交,也早就知道南岳的真人还有个未入世的小儿子,名曰赤松子。
   那时候祝融还是个半大不懂的小孩子,师傅稍管不住就顶着头上一团小火苗全世界乱窜。
   那一次不知怎么,竟然也穿过了层层护卫,进到了南岳真人世代守护的祠堂之中。
   祝融只觉得好玩,一路上都是漂浮的气泡与悬在路两旁的绸带,他东摸摸四看看,丝毫不知自己已然迷了路。
   他是为了抓一只蝴蝶误入的祠堂。

03
   蝴蝶已经飞到不知哪去了,偌大空荡的房子除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挂饰就只有一个水球。
   与他一般大的水球里有一个玲珑剔透的孩子,祝融好奇的走了过去。
   水球里的孩子闭着眼睛乖乖巧巧的坐着,全身的衣带随着水的波动上下起伏,五官稚嫩却依旧能看出长大后会如何如画般惊艳。小孩子似乎天生有爱美的天性,祝融一下子对孩子产生了好感。
   他不能够言喻孩子的美,只能模模糊糊记住师傅从前给他讲的人间的故事。
  

04
   “庄周梦蝶,蝶化庄周,你是人,还是蝶?”祝融喃喃地问道,水球里的孩子依旧闭着眼睛,没有回应。他大着胆子凑过去,伸出了食指,在水球上戳了一下,水球因为外力轻轻震动。
   孩子,醒了。
   他缓缓睁开水蓝的眸子,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整个空间都仿佛随着他的一呼一吸而轻轻摇摆不定。
   祝融呆住了。
   他突然觉得呼吸从未这般重过,进而又鬼使神差的将一只手都贴上去。
   赤松子歪歪头,好奇的看着这个一头火苗一脸懵逼的小男孩,口里吐出一串小泡泡,眯起眼睛浅浅淡淡的笑了。
   他的衣带在水里飘舞,笑起来的样子像夏天清晨柔光下的水,是水,醒又不复醒。
   祝融觉得他快要人间蒸发了。

05
   这,便是缘起了。
  

神经病文风不要介意

  
想开车吗,来勾搭我呀。

06
   “松子哥哥,你怎么不去找祝融呀!”到,他腰际的孩子晃晃小身子扯扯赤松子仰头天真的问,迷惑的神情一如祝融小时候小时候迷迷糊糊的问师傅去哪了。赤松子笑了笑,抱起孩子骑上鹤。
   远方是那化为烈焰的身影挥舞着战戟等待着他。
   “我们这就去找他。”

07
   那日是祝融的先师驾鹤西去,赤松子的父亲看着西边火红的云彩,摸了摸小赤松子的头。
   “这便是自然规律,你懂了吗?”
   赤松子默然,他只想知道祝融。
   半大的火焰在他头上被大雨淋得孤零凄惨,祝融一个人无助坐在山岗上,师傅离去的地方,嚎啕大哭。
   离他不远,站在父亲旁边的小赤松子抬眸,挥手,衣带飘舞。
   他父亲愕然,“赤松子你这是——你的法力竟到了这个地步!”
   只见飘落在祝融身边的雨水慢慢的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球,把祝融包裹在里面。
   祝融吐泡泡了,只不过是要窒息的吐泡泡。
   赤松子不顾他父亲的惊呼,一言不发的朝包裹在水球里的祝融走过去,任凭离开了伞后雨水打在身上针扎般的疼痛。
   祝融瞧见赤松子走了过来,突然忘记了挣扎,那一瞬间他只想抱抱赤松子,碰碰他。
   赤松子走过去,神情温柔的跪下来,伸出手指点破水壁,接过了祝融。

08
   湿淋淋的赤松子抱住了湿淋淋的祝融,说:
   “没有关系,祝融,水还在这里。”
   祝融颤了颤,抓住了赤松子的衣襟,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09
   “造孽。”
   祝融扬手,手中灵力凝聚成火焰朝鲲射去。彼时只会调皮捣蛋的小火苗现如今已成为了一身凛然正气眉目冷峻的火神。
   红色的海豚皮肉被烧得翻将起来一阵阵尖鸣,坐在豚背上的少女心急如焚的驱动着鲲。
   “祝融,”赤松子暗暗的抓紧了衣摆,仙鹤感灵,尖啸一声飞到火神面前。“救人要紧。”

010
   那日天地浩劫,海水倒灌。一众天神倾全身之力挽救苍生。
   那个孩子总归还是离去了,但那也好,谁又能还得清谁呢?赤松子想。
   可是没人知道海水倒灌的两日后,不仅是赤松子的生辰,更是他的历劫之时。
   祝融不知道,祝融若是能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放赤松子离开他的。
   至少赤松子是这样想的。
   自己布下的结界,把被封住了灵力的自己淹得半死。无穷尽的水,熟悉的水,漫过他的头顶,封住他的口鼻。
   若他元神不曾因替那孩子弥补错误而受损,若劫难能够再晚两天降临,若他……能够不因祝融的吐露心迹而动摇。
   “松子,我心悦你。”
   心海因为精神的松动而崩溃,水措不及防的冲破了他的心神。
   祝融……
   黑暗中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阖了眼沉沉的倒在了水温柔而冰冷的怀抱里。

011
   赤松子从不会因自己的死而后悔。
   父亲告诉他因果报应,天命难违。
   他后悔的是还有些话没来得及说出口,那实在不是一个正经天神该说的。
   但是上天似乎偏偏不给他正经的机会。
   “松子哥,松子哥,你快醒醒,你快去看看祝融啊……”
   小小的孩子俯在他身上哭花了脸,入耳的雷声阵阵,天边划过火红的异光。
   ……有人迎下了九天雷罚。赤松子漠然抬头,涣散的瞳孔提不起一分神采。
   他忘记了,性命虽存,心智全毁。
   即便祝融强行打破结界将他亲手抱出,可是元神受损是谁都无法挽回的,尤其是还有历了一半全数作废的劫,怎么还?
   这就是你承下两倍的神罚换来的,火神。
   鹿神轻笑,手里执着一瓢酒,全洒在了地上。天边的神灵即便历劫,也仍然耀眼的像抢下了夕霞的气韵,夺走了西天的光煌。
   好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祝融接下了第八十一道雷刑,雷云散去,他支撑不住昏迷过去,冰冷的唇似是动了一下,吐出两个字。
   “无妨。”
   这一点也不会妨碍我爱你。

012 
   “你叫赤松子,是雨神。”
   “嗯。”
   “我是祝融。”
   “嗯。”
   “是你的夫君。”
   “嗯……嗯?”
   “怎么了吗?”祝融挑眉坐到他身边去握住了他的手,英挺的面容上是说不出的惬意。
   “……没,夫君。”
  

 
评论(1)
热度(14)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