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与有荣焉——张佳乐

#张佳乐中心线
#与有荣焉 -上篇

张佳乐,你啥时候是世界冠军?
就今天?
就今天!
张佳乐,繁花血景!
亚军拿得够多了啊!帮我赢回来啊!
你天赋不够。
张佳乐,张佳乐啊!
邹远比你有潜力啊抱歉前队,你果然还是,老将了吧。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呀,大孙。
   张佳乐叹了口气,低头搓搓冻僵的手指。
   街头虹光与夜白白得刺眼,就算是仲夏,夜里还是凉了的。
   你看着霓虹后的那颗星,哪个是你,哪个是他;哪个掉下去,哪个升起来。
   人一生总要面对无数选择,无奈,骄傲,随意,徘徊,哪能由得你?
   苏沐秋不死,孙哲平不伤,魏琛不走,韩文清不老,那这个平行世界里又会是哪些人?
    哪能呢?
   你听过第五命运吗?
   那是第二赛季吧,繁花血景绽放初代光芒,他们是第一双核,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喻文州与黄少天的锋芒。
   “大孙,看我的!”张佳乐对着对面的嘉世比了个中指吐了吐舌头。“嘉世,叶秋,看我们的!”
   孙哲平笑了笑,走过去对着张佳乐后脑勺就是一拳顺势勾住他的肩,“那是,要是输了有你受的。”
   后来镁光灯无数,而繁花血景的灿烂被叶秋一杆却邪挑破,张佳乐不甘,很不甘。
   不甘到想把某个拿了冠军还要跑路的大神打一顿。张佳乐磨着牙捏着拳默默的算着下次见到叶秋的时间,一众队员跟在旁边默默算着要怎么拦下副队,如果拦不住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副队得关多久。
   当然他们想多了,因为张佳乐可能连等着围殴叶秋的霸图大队都挤不进去。只是后来挤进去了,却是被陪伴了自己多少年的百花放手了。
   当然还有个一个重要的原因,开玩笑,你当第一狂剑是个摆设是吧?
   所以孙哲平要做的只有走到自家副队的身旁,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明年再来。
   “要是明年还没有冠军的话,裸奔向喜欢的人告白怎么样?”孙哲平抱胸挑眉勾唇挑衅般的看着百花众人。
   只有了解了自己的无能以后,才有可能踏上成为高手的道路。
   张佳乐一愣,刚要答话,就被身后“接收”到队长目光暗示的百花队员们扛了起来:“好!”
   孙哲平轻哼一声道:“你们是想输?”
   张佳乐懵逼:“欸嘿?”
   百花的队员却不管他的错愕,自顾自得闹得欢:“百花必胜,副队脱,队长告白!”
   孙哲平笑笑,走到被托举的张佳乐面前挥出了拳:
   “张佳乐,必胜。”
   张佳乐一愣,随即明白搭档的意思,勾拳,撞击。
   “百花,必胜!”
   那是百花的第二赛季,繁花血景真正开始的第一天。
   张佳乐喜欢看灌篮高手,知道即便湘北没有冠军也好。
   但是他们是天才,天才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老爹却不能了,他老了。
   第五赛季是2020年,张佳乐20岁,孙哲平也是,当打之年的天才。
   魔术师初拢光芒,灭绝星辰下只剩下遗憾与悲凉。
   有人走了,这就是我要疯狂的原因啊。
   第七赛季,一腔热血杀回决赛又被一扫把拍下。
   张佳乐面对无数镁光灯闭上眼睛说,老王,命里有劫啊。
   王杰希后来私底下正色道,前辈,是命,不嫌弃的话,在下给你算一卦。
   算出来什么?
   王神算:微草无解。
   干。
   张佳乐说王大眼猎寻要在我手上你信不信一枪崩了你。
   王神算接着叹了口气,如果运气好也是一种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干。
   张佳乐想一想,妈的,舍不得这片智障无数热血无数的热土啊。
   舍不得那场繁花血景啊。
   回来吧,韩文清旁边站着张新杰,冠军,霸图。
   好呀,一如既往。
   骂吧,打吧。我要的只有冠军。
   谁说……这是真的。
   张新杰走过来点点头,前辈好。
   张副……好。
   张佳乐很是恍惚了一下,喉咙里爬出曾经无比熟悉的两个字。
   张新杰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扶了扶眼镜,点了点头。张新杰从来不是多问的人,这一点他在第四赛季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个永远都安静沉稳的站在拳皇身后的牧师,居然会是霸图最恐怖的后着。
   一个两个的后辈,居然都这么强,张佳乐大概从没想过有一天要把后背交给他吧。
   霸图,一如既往。
   “我会一如既往。”
   往了,也完了,没得忘了。
   但是还是没有关系。
   “反正我也没什么好赌的,”张佳乐微笑着对张新杰说,虽然眼眶依旧是红的,“就拿遗憾来赌吧。”
   绝望,痛苦,失望,无奈,通通织成了一张网,他像失去了庇护,又仿佛迎来了重生的锦鲤,就是没啥运气。
   孙哲平找到他说,没什么好退缩的,冠军不是你超越一切的重要吗?
   所以你要很强,强到不需要命运女神的眷顾,比任何人都强。
  
  
  

 
评论
热度(4)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