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存文/慎入

「少女恶」

   第一个故事〖上〗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那姑娘对我说。

   我是一个业余心理医生,说是业余,是因为我只是中文系毕业的实习生。这么说起来很牵强,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我被强行认为是女孩子的倾诉对象,说起来,大概是因为我喜欢听故事和写故事吧。
   那么新的故事要开始了,聂非非扯了扯嘴角,以此提醒我不要废话浪费时间。
 

   聂非非聂非非,唐七笔下一个女角色的名字,她坚持要用这个名字代替她真名,她说她要活的像聂非非一样潇洒。聂非非潇洒我不知道,可是她,活的还真是潇洒。

   她学了很多东西,会很多东西,上帝把天赋和隐忍圆滑的脾气堆在这个相貌清秀的姑娘身上真是奇迹,她自嘲说,天才是那百分之一的天赋和九十九的汗水,那她一定是那少数拥有百分之一天赋的人。
   可惜啊,她身边的很多人都是用后天条件与努力堆起来的人才。
   上帝造就天才,同时,他也从不关心穷人的死活。
   她没有生在富裕的家庭,父亲是普通的公务员,母亲是全职主妇。她的家庭在家族中不算显赫,却也不差。身为长女的姑娘从小就被严格教导,天真的同时也被莫名的培养出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如果小时候再懂事一点,我可能会更好看一些。”她有些懊悔的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扫在有些厚的眼镜片上。
   我咂咂嘴,突然想起以前某人摸我头发时说,你别剪了,除了你自己谁都觉得你好看。
   聂非非实在是个挺好看的姑娘,桃花眼睫毛长,肤白发黑,身材修长。还有一对画眉毛,江南女子的温婉,继承了父亲做事的雷厉风行。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充满希望,清秀的眉眼含着伤疤痕迹的样子,像是微雪枯树的季节恍然春天又回到了江南。
   她怎么会觉得自己不好看呢?我叹气。
   “你不用再描述了,我的描写比你好。”她皱眉,摘下了眼镜。
   对了,这是她的长处,探究人的内心,谲异多变的文风是她为人所艳羡的优点之一。她懂的东西很多,只要她愿意,随时是人群的焦点。
   可是她却又无比清晰的知道,那是一时的东西,什么也无法改变,什么也无法带来。
   为骄傲而骄傲,为虚荣而自卑。
   她说,我大概是有妄想症。
   幻想自己,幻想别人。
   换一种人生,机遇,造化,让我变强,让我勇敢。
   深夜里捧着自己的心口,那里好像有血淌了出来,无声又空洞。
   聂非非希望自己有个哥哥,保护她,理解她。因为她在自己的生活中,就是充当着这样的角色。
   每日在自己的虚妄里沉沦,每日在周围的负荷下挣扎。
   虚妄给了你什么,希望就夺走你什么。
   “你说,凭什么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失去呢?”聂非非说着说着,捂住脸低声的哭起来。
   她的失去,总是因为她的过于强大,过于成熟。
   她在苦口婆心的劝导下长大,她的每一寸努力都是为了成为让父母骄傲的人。她在信任的人的希冀目光下一次又一次失去了自己宝贵的东西,到最后,得到多少,失去多少。
   学习,学习,学习。这世上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她一次次变得圆滑,也一次次变得谨慎。
   这样的姑娘总是只能被人们冷眼旁观。
   “你有喜欢的人吗?”我艰苦卓绝的试图转移话题,毕竟办公室的纸巾被一只臭猫全部叼走了。
   “有的。”她移开了手,笑了出来。
   我松了口气,像她这样的人,用冷漠的目光看世界太久,喜欢什么就算得不到,那也一定是很开心的事。



文by顾桤桪。

 
评论(1)
热度(1)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