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善恶怪医x红莲之瞳

01
     “红莲,吾名红莲。”红瞳的青年垂眸静静的看着和自己模样相似的扁鹊,终年寒冷的眸子里终于闪过一丝生气。“为汝兄辈。”
   “我……叫扁鹊,李白他们叫我善恶怪医。”扁鹊心中腾起一丝尴尬,顾左右而言他。
   红莲顿了顿,伸出摸了摸扁鹊的发,医生的手指出奇的细腻,和他师傅那满是老茧的手不一样。扁鹊一怔,青色的眼睛不动声色,围巾下的脸却红了半边。扁鹊的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青年将手收回,淡淡的点了点头,心里泛上一丝喜意。
   

02
   扁鹊有一个哥哥,灰发红瞳,项间围着血色的围巾,一身皮甲,暗红的咒文自脚底蔓延至小腿,围巾将冷峻的眉眼半裹住,一张与扁鹊极其相似的眉眼,不过是比那江湖上非法的怪医,又多了一层嗜杀之感。
   江湖上传闻,以收费高效果好闻名的神医扁鹊多了个模样和扁鹊相似的助手,那青年灰发红眼,甚是骇人,平时也只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也不言语,血红的眸子里不知写着哪一个灰色的倒影,沉默得仿佛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个人。
   “扁鹊。”
   “怎么?”扁鹊放下了手中草药,纳闷的看着红莲。
   “手,伤了。”红莲不看他,认真地盯着扁鹊手指上还在渗血的一道口子。
   “无妨,”扁鹊会意,淡然一笑。“我和师傅经常……”
    话音未落又是一怔,红莲强行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拖近自己身边,不由分说便给他包扎伤口。
   “红莲你这……”
   扁鹊看着被包扎的如同胡萝卜棒般的手指头哭笑不得,而红莲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的又恢复了往日冰冷的神色。

03 
   传说神医扁鹊,有一副灵药,可医活人,可救死人。扁鹊听到传闻也就呵呵一笑,能医死人?他还在这里?
   嘲笑之余亦是惊疑,传闻来的没根没据,自流言传起便也有不少人趁着夜色来骚扰他的府邸,只不过皆被红莲一毒药瓶子扔出去了罢。可是人赶走了,可起死回生药一事却也越传越烈,甚而几乎惊动的那中原的帝皇。
   流言背后站着人,是死是活,都要把他揪出来。

04

   这两天扁鹊心情并不好。
   来翻墙骚扰他的,除了稷外的一些不正经的三脚猫,还包括了有名的正经的,长安城剑仙,某青莲。
  

 
评论
热度(25)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