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蒲公英/高王

蒲公英

cp高王

 

能追上蒲公英的,只有风。

 

那个时候,被称作魔术师的人如此说道。

 

 

在结束世邀赛的十二赛季,微草终于是赢得了使王朝搁置的第三个冠军,虽然迟到了六个赛季,但始终,还是来得及。

 

所有人都在欢呼艳羡他们的胜利,所有人都在为今晚当之无愧的主角感到骄傲。

 

王杰希,他们微草的队长,核心,王牌,甚至一直以来依靠的对象。

 

高英杰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原来叶前辈当时说的话并不是无的放矢。

 

“只是依靠他,依赖他,你就永远不可能超越他。”

 

王杰希会是他永远遥不可及的一个梦啊。

 

他是王杰希公认的接班人,他比任何人都要依赖他的队长。

 

更多的时候,他选择站在远远的角落里,静静地仰望着那个人,敬佩他,服从他,犹如凡间仰望星辰。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单纯的仰望,就会演变成不可言说的想法……欲望。

 

他的他的队长,亲如父兄的队长,抱有着并不单纯的欲望。

 

这样的欲望,自他某一天清晨起来,手忙脚乱的清理床单上的浊迹却被关心晚起的他的王杰希撞到时,就有了。

 

高英杰像每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抱着被子脸红的无地自容,脸埋进被子里,心跳都听得到,却始终想不起那人的脸庞。

 

“英杰……你没事吧?”

 

熟悉到此时响起都足够让他魂飞魄散的声音像一阵透着料峭寒意的春风从他耳边吹过,待他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来时,王杰希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一片空荡皱巴的床单上。

 

“队长,队长,我……”他面红耳赤的绞着被单,不敢与人对视,连带着声音也缩了水,变得结巴含糊起来。

 

“这没什么,都会有。”王杰希飞快的收回了视线,镇定的安抚道。“我帮你请个假。”

 

“啊,好……”他用力的抿抿唇,终于不再将头低得死死的,小心翼翼的看了王杰希一眼。

 

结果,队长临走时那清俊的,甚至是有些淡漠的侧脸在他脑中炸了一个火树银花。

 

无他,他在梦里真实的,亵渎了的那个人,是他的队长。

 

高英杰觉得自己应该再请一个世纪的病假,请到他退役那就更好了。

 

但是退役了的话,就见不到队长了吧?

 

可是,他甚至还在想着梦里的队长的滋味。清浅的,淡漠的,好像初春时沾着露水的一片新茶叶。

 

想着要占有,想着舔过他紧抿的唇线,想着抚摸着他因为不适而轻微皱起的眉头。他还在肖想着他的队长。

 

他被自己这样不知廉耻的想法吓了一跳,更加伤心绝望了,干脆抱着被子忍无可忍的大吼了一嗓子,只想一头撞死在贴着微草海报的墙上。

 

天空中的燕子划过一道狭长的弧线,停在床边的麻雀聒噪的吵着他的难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泪眼朦胧的从床上爬起,怔怔的看着远方,想着他的未来。

 

 

第十四赛季,王杰希退役,高英杰接过了队长的职务和王不留行,有人开玩笑说,王不留行的三代接班人的名字里,好像都有一个杰字,果然是地灵人杰吗。

 

高英杰笑了笑,没答话,只是捏着手中的账号卡——王不留行,他只知道,绝不能让微草的荣光在自己手里断下去。

 

第八赛季出道,经过了六个赛季的磨练,洗尽铅华。那些不能言说的少年往事,仿佛成了他心上一朵随意飘落的旧桃花。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怯懦到底。

 

 

“明天去见爸妈他们吧,手续都安排完了吗?”系着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来的人赫然是刚宣布退役的前任队长王杰希。

 

“放心吧,队长。”高英杰故意将“队长”二字咬重了几分,挑挑眉微笑着看着他。

 

“那就好。”王杰希赞许的点点头,也没有太过计较称呼问题,转身又是到厨房里忙活去了。

 

高英杰盯着他的背影,托着腮若有所思般的勾起了嘴角。

 

 

 

能追上蒲公英的,只有风。

 

 

 

文笔不佳,祝愉。

 

by顾桤桪

 

 

 

 


 
评论
热度(33)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