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云端,或者别云。
沉迷老王无法自拔。

老叶家的王八蛋们/伪双叶全员欢脱向

#伪双叶伞修全员欢脱向


老叶家的王八蛋们


叶父曾经一度很抑郁。


家里一对双胞胎也不知道是被人下了什么迷药,在家里好好呆着不行非得一个两个赶着躺似的往外跑,好不容易十年过去了大的回来了,小的又收拾收拾行李没影了。


而家里这几个大人包括一天到晚喊老的叶修居然还真没看得住。


“叶修,给你三天再找不着你弟你就给我代替他到公司去。” 


无奈何刚结束世邀赛为国争光回来的叶领队床单都没铺好就又被赶了出来。
叶修无奈,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给叶秋打了个电话。


“嘟——”忙音。再拨。


“哈哈哈哈哈叶修我告诉你,你别想再打断我的出跑大计了!”叶秋撑腰狂笑。


“别别别,”叶修打断他,“还玩离家出走,你幼稚不?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为国争光好几回了,赶紧回来,老头非得削了我去。”


“我呸,”叶秋十分不屑。“以前我这么叫你你咋不回来啊?”


叶修:“不瞒你说妈最近身体不是很好……”


叶秋:“你少来。”


叶修坚持:“小点刚生了一对双胞胎你要看看不……”


叶秋冷笑:“那你就发我邮箱里吧。”


“诶,我说你这也不是小孩了,非得跑出去干嘛呀真是,”叶修咂咂舌,深感叶秋当年劝说自己的不易,一边爆手速在职业选手群里发了条匿名消息。“我这当长辈的也怪不容易的……”


“叶修又回兴欣了。”


一时之间扯淡嘲讽抢红包的职业选手群和叶秋一起炸了:“靠,他/你还要不要脸了啊!”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不跟你说了啊赶紧回来接班啊乖。”叶修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比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得意表情,悄悄地开隐身猫着腰十分猥琐的窥屏。


与此同时,身在嘉世俱乐部的邱非看了一眼被刷屏的聊天窗口,毅然决然地裹上风衣戴上墨镜往马路对面的兴欣网络会所去了。


片刻之后,余波未息的选手群又炸了。


战斗格式:不是叶修前辈,是叶修前辈的弟弟叶秋。


逢山鬼泣:叶秋?!!


对于黄金一代来说,叶秋不是他们头顶的阴影,而是一大片阴影。


百花缭乱:什么鬼啊,换了个身份又来?


战斗格式:不,是叶修前辈的双胞胎弟弟。


风城烟雨:兄终弟及?不是吧?


王不留行:好一出年度家庭伦理狗血大剧啊。


君莫笑:喂喂喂王杰希你够了啊,哪跟哪啊这是。


然而黄少天呢……


黄少天的聊天窗口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大串表情和刷屏利器,就等着君莫笑一出来糊他一脸的文字泡。


夜雨声烦蓄势待发!


系统提示: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十分钟。


剑圣大大吃屎都赶不上热的被系统禁言糊了一头一脸。


流木:靠靠靠靠靠靠靠太不要脸了居然仗着管理员的身份就胡乱禁言我还有没有王法啦有没有!还有我说叶不修你什么意思啊又要搞个什么东西来祸害我们啊有完没完啊???


君莫笑:大惊失色.jpg 我去谁把他小号给放进来了一个不够还买一送一啊?


系统提示:流木被管理员禁言二十九天二十三时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君莫笑:老韩霸气啊。


大漠孤烟:无聊。


一枪穿云:附议。


……鬼知道他是在说黄少天还是叶修。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两个都是。比心.jpg


吴霜钩月:哟,咋回事啊?


轮回开团凑热闹来了。


寒烟柔:同问,怎么回事啊?


吴霜钩月:……


杜明,卒。


轮回众人看着捧着小心肝瘫在座位上的杜明,神色十分唏嘘。


吴启:“卖了吧卖了吧。”正好少个人抢首发。


江波涛也附和着打趣:“杜明啊,要不趁着转会窗还没关,我去跟经理商量一下?”


“年轻人啊,”方明华感慨。他并没有参加群里对于叶修的围剿,而是在淘宝上抢购奶粉,方明华要当爹了。


孙翔……孙翔什么也没有说,自顾自的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外套半披在身上出去又进来了。他刚发现自己毛衣穿反了然而正打算出去换的时候吕泊远提醒他反着穿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毛病,于是又开开心心坐回来了。


杜明:“喂你们……”


杜明心如死灰的将目光转向了自家队长……算了,看周泽楷手机屏幕上那花花绿绿的一大坨就知道看他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杜明这厢郁闷着,却见特别关心的头像又亮了起来。


寒烟柔:???老叶你个王八蛋又使什么阴谋诡计了??


一大波职业选手:啊??


吴霜钩月:啊……?!


杜明再卒。


君莫笑:呵呵。


叶修心中那戴着墨镜的嘚瑟表情排着队又爬出来了:小样就你这三瓜俩枣的伎俩还想瞒得过你哥吗?


上林苑这边,陈果忙招呼着到访的嘉世新队长邱非和副队闻理。毕竟老嘉世和兴欣有再多恩怨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陈老板娘对于这位礼貌谦逊的年轻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更何况人家是冲叶修来的。


邱非早是知道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的,只不过一时让他直接称呼叶秋还是很别扭。倒是闻理,捏着账号卡一脸惨不忍睹的从训练室出来,身后还跟了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唐柔。


“怎么不见沐橙姐?”邱非左右看了看,没见到现兴欣队长苏沐橙。


“这呢。”苏沐橙拎着手机推开了门,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


与此同时,手机里传来一个半死不活但又十分熟悉欠揍的声音:“喂?”


……这是叶修今天引发的第三次炸膛。


叶秋一个箭步从电脑桌前弹了起来,十分不顾风度的抢过了电话,伴随着屋内众人心思各异的惊叫声怒道:“老叶你又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叶修反问。


“……”叶秋沉默了。


“看吧,”叶修努力让自己的劝说听起来苦口婆心,好像真是那么回事般的长叹了一口气。“不是哥说你,离家出走这活真不适合你干,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而且,你也太没新意了吧,还挑我去过的地方……”


好不容易被劝动的叶秋再一次炸毛了:“那明明就是我挑的地!”


“好好好,你高兴就好,”叶修无奈,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编排了十万八千遍的“循序渐进”“徐徐图之而灭之”,顺手就给自己订了一张去h市的机票。


“老叶,”叶秋转了转视线,在看到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瞄着他后,内心关于某个问题的答案愈发清晰起来,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我或许能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十年都不回家了。”


兴欣的这群人,邱非闻理,乃至于全联盟的职业选手,他的朋友,他的对手,都或多或少的希望叶修能够在这个荣耀的比赛场上战斗下去,虽然“叶秋”也好,叶修也罢,在联盟的众人心中大部分时间是以搅屎棍的形象存在的……但这丝毫不会影响这个战斗了十年的老将对于荣耀的忠诚与热爱。他们不得不尊重叶修的选择,甚至可是说是对他的离去无能为力,却又在心里保存着一份小小的念想,为了他们共同的荣耀战斗下去。


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对手。


“……”叶修难得被噎住了,叶秋的一声长叹好像就陷入了十年前的冗杂回忆之中。


“离家出走?”苏沐秋一边吃惊一边往嘴里扒了好大一口饭,旁边坐着同样吃惊的小姑娘苏沐橙。“在家里呆的好好的没事跑出来挨饿受冻干嘛?”


“打游戏。”叶修干净利落的将苏氏兄妹匀出来的饭菜风卷残云的消灭掉,一抹嘴就接着上机去了。


“诶诶,你等等我,我们再来!”苏沐秋急着复盘,将饭盒一甩便急冲冲的跟着去了。


那时候,苏沐秋好像还想把他送到警察局去来着。


叶修突然觉得既无奈又好笑,扶着额甩了甩头,一截烟头欢快的从他嘴里飞出来掉到了叶父的书桌上,叶修手忙脚乱的捡起烟头想掐灭了扔进垃圾桶,却措不及防的被烟头烫了一下,猛地缩了回来。


“想什么呢,”叶修苦笑一声,默默地将烟头扔了。“都过去了。”


如果苏沐秋不是英年早逝,他何必将那些鸡零狗碎陈皮烂谷子的遗
憾埋藏至今。


只可惜没有如果。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是如此的孱弱,天灾也好人祸也罢,轻易地便能斩断一个人与这人世间所建立起的所有联系,任他的亲人如何在病房外灵堂前哀求哭喊,押送他的黑白无常也绝不肯放他回一回头。从此碧落黄泉的十年百年,偌大一个天地除了他的白骨灰飞什么也剩不下,只有清明雨后的那一方青冢还能找得到梦萦魂绕的一点清酒余温。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这样的情怀在人十几二十的时候不会有,非要等到年岁见长时才肯边数着指尖茧角边露出一点踪迹才会明了。


时间不会忘记伤痛,却可以抹平。


而还活着的人,疲态渐显。


叶秋早挂了电话,屏幕上的信息闪烁着。


“哥,如果当初离家出走的人是我,会怎么样。”





叶修笑笑,没回,将手机揣到口袋,退掉了订好的机票。


不怎么样,遇到命中注定的某个人,做该做的事,如此而已。


兜兜转转轮回而过,十年过后,还会有下一个十年。


 
评论(7)
热度(52)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