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索王/喻王】情书

索克萨尔先生亲启:

展信佳。

或许有的地方就是用来思考的,譬如久居牢狱的黎曼和黎曼猜想,譬如那一些非得处于闹市才能写下动人诗篇的诗人。和您分别后我随着海风一同沿着被水汽浸染的细沙地泛步,月雾缭绕的夜晚显得有种别致的朦胧,我顺着海浪消弥的尽头一直望到望不尽之处,暗色深蓝的海与天幕一道的低调深沉,夜的静谧在月色里无端漫延,好像除了低鸣的虫豸与海浪,便只剩下远方如星的磷光与灯火。而那些静默地矗立在寥远海面上的灯塔,也收得到远风稍来的寂寞吗?

我脱下鞋,和法师长袍一起收到储物戒里,任潮汐带来的清凉海水漫过光脚和细沙,我的朋友似乎是在为了作为一只猫头鹰的失职而难过羞惭,垂头丧气地蹲在我的肩头,可是很快就在咸味儿的梦里忏悔去了;尽管这海边的夜色不能再宁静了,可我的这空荡的心里念起了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一会儿便被这不同于寻常的陌生悸动填满了,每当我试着注视着它时,就好像在阅读一首叶芝的抒情诗。

……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您,先生。

索克萨尔先生,请原谅我这像无知的年轻人一样的鲁莽冒昧吧,对你的挂念像牢笼一样困我于囹圄,连日常的工作和阅读都能让我如鲠在喉,我既心急又无奈,而如梦境一样缠绕着我的是那如潮汐般起落的不宁心绪,我困惑极了,全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您的影响么?往常从书中读到的词藻这会儿好像都成了不实的堆砌,编排了一通都不能将我心中惑表达半分。

我不太懂得人类的感情,或者说我在过去的生命里并无这种体验。当人们谈到喜欢,那么,倘若一个人仅仅是“喜欢”他,而不能将自己全部的感情投入到那人身上的话,那又算什么呢?

期待您的来信。

您诚挚的

王不留行

05 Dec 2017
 
评论
 
热度(27)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