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卡私设】师兄是药材贩子 二

不完全是HP的设定,有一部分私设,比如说混血,后文会提到

对没错就是养成哈哈哈

师兄的身世比较复杂。

上篇:导师和奥利弗与魔杖


魔杖与蔓越莓果酱

 

对于四岁的防风来说,和死亡讲道理很难,对你爱的人说放手也很难。

 

对于已经六百三十一岁的甘道夫导师来说,和你三岁的小徒弟讲道理很难,面对宿敌疯狂的落井下石还要为大徒弟付账,更难。

 

因为他的储物袋子被三头犬迪迪(“这是什么见鬼的名字!”甘道夫愤怒的抢回了自己长的垂地的白胡子。)咬破了,堆成小山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和一些金灿灿的加隆在昏暗,逼仄的店里哗啦啦掉了一地乱哄哄堆在一起,引来其他人的啧啧称奇和围观,有几个滚得远的不幸沦为了留行的新玩具,他抓起一个银制坩埚啃了起来。

 

最后,导师不得不向奥利弗交易了两个红龙眼珠,一根有翼兽的尾骨,三根胡桃木和五个红松晶才把两个徒弟和徒弟的魔杖带回来。为此,他还不得不额外支付了两个金加隆和四个铜币,因为他需要一件新长袍和储物袋,而他的小徒弟们需要两个蔓越莓的冰淇淋。

 

“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魔法师的,亲爱的留行。它很适合施法,只有强大而正直的魔法石才能驾驭它,在这一点上我总是不怀疑甘道夫。”奥利弗郑重的把魔杖交到留行手上,然后他转过头去,温柔的看着防风,注视着孩子的眼睛,从他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你也一样,防风,你今年十一岁了吧?我对着勒梅先生起誓,你会成为一个执着,善良,强大的巫师,就像你的……很多个伟大的巫师做到过的那样,而且,不同的是,你是一个好哥哥。”

 

防风正踮起脚吃力的把柜台上的留行抱下来,闻言反驳道:“很显然,我是他的师兄,因为我们长得并不像!”

 

奥利弗微笑。“那又有什么不同呢小防风?”

 

坐在防风臂弯里的留行不置可否,然后他偏过头发现师兄白净的脸上还残留着点蔓越莓果酱,于是他想也不想的,凑过去在防风的小脸上舔了一口。

 

防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甘道夫眼明手快的,赶在防风把师弟丢出去之前把小徒弟拎了过来。

 

 

魔杖和甘苦糖

 

不是每一个三岁的巫师混血都能够用一句最基础的咒语将一个成年巫师吓到的,但防风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一个三岁的魔法学徒都不应该使用魔杖,因为长期的口水浸润会影响施魔法时的效力——而留行离他的六岁生日还有两年又四个月呢。

 

所以,防风看看被收进盒子里的新魔杖,又看看眼泪汪汪的小师弟,有点儿不知道是该为留行着想还是为幸免于难的值十个留行眼睛那么漂亮的绿松石的魔杖着想了。

 

他一方面觉得留行的样子很可怜,一方面又觉得老师是对的:防风六岁的时候曾把导师的胡子烧掉了半英寸也没怎么,但甘道夫在一些原则上的事上一向不是太纵容徒弟。

 

最终,他把自己的甘苦糖(一种甘草和苦叶混合熬出来的糖浆)上甜的那一半喂给了留行,一颗泪珠正好从幼童稚嫩的腮帮边滑落,掉在了他的手心上。防风试着舔了舔,叹了口气,觉得和一个三岁小孩子毫无保留的眼泪比起来,苦叶的汁也实在算不了什么了。 



TBC


下篇是飞天扫帚!

31 Mar 2018
 
评论(7)
 
热度(12)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