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我是不会更新的嘿嘿嘿
 
 

【舟渡】从今往后

盲狙全国一

师兄:

     见字如面。

     现在是20xx年的6月7日。星期四,凌晨四点半,天光未明,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早上起的雾很浓,也许没有,只是掩住了还未苏醒的城市的灰霾而显得很多。就像在缈缈的天光下,那些被重重旧烬掩盖的,浮而欲出的真相。

     尽管这真相不会有多好看。

     以上这些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还是少抽点烟为城市净霾作贡献吧。再则,我虽然不大介意师兄你以何种色相来拨动我心弦,可是真把自己熏成了人形烟囱,以后出任务的对象要是个大姑娘小媳妇十米之外就给你熏跑了,你还拿什么来施展美男计呢?

     你怎样看待朗诵者?别说我不该谈正事的时候瞎正经,在我眼里你的事都是正事——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公道既然是被虫蛀得腐朽不堪的爬满蛆虫虚有其表的公道,而警察——不能为无辜的受害人找公道,反而以张春久为首的“执行者们”狼狈为奸,官贼相护。

     而那些无法找到公道,安慰,救赎,不再信任政府信任公道的人们,会因为仇恨自发的聚集在一起,自发的寻求可以分担痛苦的人——灵魂害怕真空,不惜一切代价,向往接触。而范思远是这方面国内首屈一指的专家,他利用了这些人的绝望与仇恨,将他们聚集起来,告诉他们要复仇,于是,朗诵者——自以为端平世道的那只手。让他们坚信自己是正义的审判者,利用相干不相干的人为复仇计划搭桥铺路,“面面俱到”的将痛苦在罪人们的身上还原。因为他们还生活在阳光下,就要把他们拖入泥沼中。

     朗诵者们自以为正义的法官,审判邪恶与腐烂。师兄,你觉得这像什么?有一个春来集团已经被他们抽筋剥皮撕掉了道貌岸然的壳露出了血淋淋的肉,一个张春龄一夜之间事业,名誉,权势,兄弟全都没了,你觉得他们功成身退了就会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吗?朱凤,王若冰,甚至是无数个像王秀娟一样被冷漠的世道与痛苦的自己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以肝脑涂地让社会听一个声嘶力竭的响的人,法律管的到他们吗?范思远不会给我们留下证据,抽身而退的朗诵者会像沙石上的虫豸一样,被退潮的海水带走,隐入人海。

     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更能承担是他们的仇恨的人,激起正义法官们的怒火,直到这群幕后的义务警察按捺不住露出狰狞的真面目,直到他们真正接受来自人世的审判。

     缠绕了三代人的命运就像一株汲取了太多人血肉的藤蔓,要扒开层层的障叶看到真正的天光,就必须把它连根拔起。

     对不起师兄,我不是故意要气你也不是故意要以身犯险的。

     跟你保证,我解决了所有的怪物,就把我关在你的家里,以后哄你开心都是第一要务,行吗?

                                             费渡

07 Jun 2018
 
评论
 
热度(13)
© 别云楚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